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尤物皇后/惊世皇后 by:淡漠的紫色(四)

发布时间:2019-08-13 12:29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浴火重生】 026章
他对着镜子,沉思了片刻,随即回神,就那样光着胳膊走到床上,盘膝而坐,面朝里,屏息凝神,开始运起功来。
伴随着一股炙热的气流在他体内来回窜走,他的脸庞和身体皆出现一层微红,豆大的汗珠晶莹剔透,布满他饱满的额头、俊美的容颜,还有健壮的体魄。
他眉头深锁,继续运行真气,可惜,不像以往的心平气静,他脑海无法克制地受到干扰,超乎他的忍耐,以致最后,胃里突然起了一阵翻滚,一阵极强的气息直往上冲,漫过喉咙,直奔他的口腔,噗的一声,一口鲜血自他嘴里吐出,染红了他面前的白色幔帐,紧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
他迅速睁开眼,边吐气,边盯着幔帐上那一大片触目惊心的血迹,剑眉皱得更紧。
当年那一剑,虽没结束掉自己的x_ing命,但是,剑上的毒已侵入体内,给自己留下了极大的祸根。四年来,自己必须每天坚持运功,用真气一点点地逼出残留的毒液。
另外,此毒有一种荒唐的禁忌,那就是,在毒液尚未完全解除之前,不得近女色,否则,运气排毒的过程中会出现排斥现象,导致口吐鲜血。过去三年,这个荒谬的禁忌对自己来说完全没问题,现如今,确定柔儿还在人世,确定她就在自己身边,自己便无法自控了。夏纪芙给柔儿下媚药,自己亲自上战,一来是为了阻止夏纪芙的j-ian计,不允许其他男人玷污柔儿;二来,是为了顺理成章地把柔儿带回身边;第三个理由,还不是自己那该死的“色x_ing”在作祟!
将近四年,一千多个日夜,自己无时无刻不想着她,以致有机会,便不顾一切地占有她,只想真切感觉她的存在,体会她的美好,重温那多少次萦绕在自己梦境的消魂感觉。
所以,明知那样是个禁忌,明知对自己的身体有极大的影响,自己还是克制不了,就连她喝醉了那天晚上,又一次与她缱绻缠绵,欲海沉沦。
风流消魂的结果便是,一次次地吐血,一次次地承受钻心的痛!
其实,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在真气逼毒的过程中,最基本的条件是必须排除任何杂念!她今晚的转变,令自己精神无法集中,导致吐血的次数,比前几次更频了。
刚才,她忽然对自己呼唤出一声“鹰”!尽管她最后并没说出口,可她已经动了想告诉自己的念头。随着自己对她的一系列爱护,她慢慢被感动了。自己吃自己的醋,算是一种可笑的行为,然而,自己完全笑不出来。自己对她好,无微不至的关爱与呵护,皆因她是柔儿,是自己一生的挚爱。兴许,潜意识里有想过她会感动,会因此而给予多少回报,但自己要的,不是回报在“鹰”的身上,而是……真切的自己——古煊,她永远深爱和追随的夫君。
记得刚得知她就是柔儿的时候,李浩曾经提议要不要和她相认,自己立即否决了,理由是她太单纯,太善良,喜怒哀乐都放在脸上,不管她对自己有恨还是有爱,她的反应一定都很强烈,这样的话,容易让有心人发觉。因而,在大仇未报之前,在自己尚未有足够能力保护她之前,都不宜让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免得自己和李浩这些年来的努力功亏一篑,再甚,由此招来杀身之祸。
自己与她经受过这么多苦难和折磨,如今有幸重逢,绝不能让她再出啥意外,自己,不能再失去她。
可惜,自己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自己根本无法接受她对别的男人产生微妙的感觉,即便“这个男人”的真身是自己。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办?别继续对她好?不,不可能!或者,阻止她对自己好?那更不可能!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这样继续在练功中无法集中精神,导致狂吐鲜血?
长长的叹息声,在寂静的空气里响起,冷峻的面庞上,依然眉头深锁,愁云满布,古煊伸手随意抹去嘴角的血迹,从床上下来,缓缓走到铜镜前。
他深不见底的黑眸中,带着一丝不舍与怀念,先是对着镜子里面完美俊
颜凝望了一会,这才拿起桌面的假皮,小心翼翼地贴回脸上,确定不露任何痕迹后,把鹰形面具也戴上。
他没立即歇息,而是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屋外,宁静如旧,鸦雀无声,一个人影也没有。拖着略显沉重的脚步,他又是沿着整个屋子静静游逛一圈,将近三更天,终再次返回卧室,正式就寝。只睡三个时辰便起床。天刚蒙蒙亮,到处笼罩在一片淡白色当中,他拿着被血染脏的幔帐,到天井清洗。
这些活儿,以往都有专人负责,与柔儿住在一起后,本打算让李浩暗中帮忙,奈何,她如今无端端把两个外人带回来,导致这活儿,只能落在自己的肩上。
到现在为止,他还不清楚她为何将那对古怪的母子带回家,前天晚上本来有机会让她说,都怪自己,一时忍不住想与她温存,还问不出结果就被她轰出房间。
思及此,他不由再一次摇头叹气。
正好这时,背后传来一声呼唤,非常温柔、轻缓的呼唤,“大……大哥,不如我帮你吧。”
不用回头看,他也知道是谁,是那个叫什么……对了,叫赵玉的女人,柔儿带回来的碍手碍脚的不明物体。
“我是夏姐姐带回来的仆人,这些活儿应该由我来做,大哥也大可直接吩咐与我。”赵玉又道,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她还不待他允许,直接蹲下,准备动手。
见幔帐上的那块血迹已被肥皂冲掉,古煊便也不做拒绝,起身走到井边,洗干净手,然后再次看向赵玉,问了出来,“你到底是什么人,和夏雪有何关系,你用什么办法令她把你们带回家的?”他知道,这样的问话会让人听着困惑,甚至可笑,毕竟,在别人眼中,自己和柔儿是“夫妻”,但他不介意,他要了解清楚任何与柔儿有关的事情,好杜绝任何会伤害到她的可能。
忙碌中的赵玉,陡然停了下来,她缓缓抬头,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定定望着他,稍后,毅然告知自己的身份和来历,包括那天在街上被冷君柔营救的情况,反正冷君柔知道多少,她都对他如实相告。
古煊听后,恍然大悟,内心下意识地无奈叹气。
其实,他有猜过柔儿肯定是同情心泛滥,加上母爱泛滥才做此决定,但料不到,实情是这般曲折和惊心动魄,幸好那天她遇见的是普通小混混,倘若那些人是武林高手,又或拥有背景势力之人,她还能这样逞英雄吗!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