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脔仙 by:鲥鱼多刺

发布时间:2020-05-17 23:59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正剧 架空 男男 美人受
 
 
《脔仙》作者:鲥鱼多刺
 
原创  男男  架空 正剧  美人受  
 
高岭之花惨遭亵玩,清冷仙尊一朝被俘,群狼环伺之下,隐秘的双x_ing之身被彻底开发,轮流玩弄,渐渐沉沦情欲之中……
双x_ing美人受,np总受
走肾走心,无丑攻,结局he偏开放式
 
虐身调教预警,会有公开露出路人围观,不包括c-h-a入的轻微触碰,开发r-u孔产r-u,尿道调教,双x_u_e调教,y-in蒂调教,鞭打sp,精神言语羞辱
 
本站已更换域名,旧域名可能出现断章、缺章无法阅读等现象,热门全本阅读新网址请点击:脔仙 by:鲥鱼多刺
 
第1章 壁尻仙尊
  魔界十二重。最深处笼罩在一片浓稠的瘴气中,隐约可见四下散落的魔兽骨骼,和峭壁锋利如齿列的轮廓。
  魔界之人,鲜有涉足此地的,光是上万年弥漫不去的蚀骨雾气,就足够让那些法力低微的小魔尸骨无存,更遑论毒雾里还潜藏着饥肠辘辘的魔兽,时不时冲上十一重界掠食一番。
  雾气的中心,有一处石窟,石壁光润如墨玉,触手生凉,是一位堕仙的洞府,荒废已久了。
  如果这时有人路过,就会看到漆黑的石壁上,赫然镶嵌着一只雪白浑圆的屁股,以及一点儿隐约的腿根。
  那屁股显然刚挨过一番*弄,颤抖得不成样子,股沟黏s-hi,透着生艳的薄红,像是被粗暴地搓出汁水的大桃子。中央的嫩生生的x_u_e合不拢了,露出个嫣红的眼儿,s-hi黏黏地抽搐着,不时挤压出一小股浊精。
  那精水浓稠得很,显然不止一人的份,是教人接连不断地捅弄,一泡接一泡地浇灌出来的。
  随着被迫撅臀的姿势,这些白浊顺着会y-in淌下去,被另一张嫣红的小口含住了。
  那赫然是个含苞待放的y-in户,光洁无毛,娇嫩如少女,x_u_e口微张,水光漉漉,花唇却被两枚细巧的金夹子一左一右地夹住,连着细细的金链扣在大腿根上,被迫袒露出牡丹花蕊似的y-inx_u_e,和一点脂红的花蒂。
  花蒂被一根发丝紧束着,长时间灼热充血,已是勃发如豆了,只要用手指轻轻一触,就能让它疯狂地抽搐起来。
  蕊豆之前,则垂着一根x_ing器,刚刚吐过精,蔫哒哒地垂着,马眼微张,失禁般吐出一股带着精絮的清液,滴滴答答落到地上。
  竟是个罕见的雌雄同体之身。
  连最浪荡的娼妓,都没这只屁股来的 y- ín 艳。
  “想不到堂堂仙尊,竟沦落到晾着屁股任人*干,比娼妓还 y- ín 贱。”
  说话的是个青年,头顶有两枚漆黑的龙角,一边出言羞辱,一边粗暴地往花x_u_e里捅了三根手指,一c-h-a到底,像对待货物那样随意翻搅了两下。
  那嫣红的x_u_e眼被捅得变形,水光腻腻,咕啾咕啾地作响,不多时便有晶莹的 y- ín 液沿着青年的手腕淌下去。
  那屁股吃痛,猛地一扭,试图避开这毫不留情的亵玩,等来的却是一记巴掌。雪白的臀r_ou_顿时一颤,扭动得更厉害了。
  “出水怎么这么慢,啊?玉如萼,是不是你又暗地里发浪,把水都淌完了?”青年又伸出两根手指,一把掐住勃发的蕊豆,用指甲一抠。
  最娇嫩之处如何经得起这样的虐待,玉如萼一直咬牙不语,却在痛楚之下牙关一松,吐出一声低叫。
  青年嗤笑一声,手指的力道放柔,慢慢捏着肿痛的蕊豆根部,似有似无地s_ao刮着里头的硬籽。他手指头上有微茧,像是偏硬的毛刷刷在最敏感柔腻的地方,蕊豆渐渐从痛楚中平复过来,热而烫,又肿胀了一圈,细细的发丝直接勒进了抽搐的红r_ou_里。
  玉如萼又泻出一声游丝般的气音,像是濡s-hi的舌尖轻轻发颤,无力地点在唇瓣上。
  他已经被困在岩壁之间,当了足足十天的壁尻了。他视线受限,看不清身后的人究竟是谁,只知道身体时刻被硬烫的x_ing器捣弄着,粗暴地*开,直杀到r_ou_腔的最深处,像一只被强行拨开亵玩的蚌,吐绽着无力抽搐的软r_ou_。一根x_ing器刚刚裹着他身体里的黏液抽出,s-hi答答地蹭在他腿根上,另一根又悍然c-h-a进后x_u_e里,死命顶弄着酸胀的软r_ou_。无数濡s-hi的龟*磨蹭过他雪白的腿缝,连那被迫挺立的花蒂都避无可避地挨尽了*弄。
  长时间无间断的x_ing事使他有些精神恍惚,最隐秘的地方被数不清的手指翻弄揉捏,软腻的x_u_er_ou_几乎化成了一滩蜜水,只要有东西捅进来,就下贱地含吮起来。
  玉如萼轻轻喘息着,霜白的睫毛s-hi漉漉的,眼角洇红。他生来就是白发,细软如白绸,有隐隐的银光流转,映他清冷眉目,端的是神姿高彻,皑皑如山巅积雪。
  只是被*弄了这么些天,白发早就被汗水打s-hi,柔柔地黏在鬓边,还有几丝被含不住的唾液黏在嘴角。
  他突然蹙起眉头,身体一颤。柔嫩的女x_u_e又被硬物贯穿了,身后的人抱着他的臀,破开缠绞的软r_ou_,一举顶到宫口处。他的宫口还没被人进去过,还是小小的一点嫩r_ou_,被捅得酸胀无比。
  r_ou_刃粗暴地捣弄了几百下,玉如萼始终闭着眼睛,但颤动的睫毛早就暴露了他心里的不安。
  他又不是已生产过的妇人,宫口娇嫩无比,偶尔被粗暴地顶弄,都像是被 y- ín 邪的电流整个儿击穿,酸痛到了极致,更不要说被r_ou_刃贯穿,怕是会当场泄了身。
  那青年的x_ing器又极粗硬,龟*怒胀,连捅进女x_u_e都有些勉强,更怕人的是,茎身上有一圈微张的黑鳞,捅进去的时候尚且柔滑,一抽出来,就恶狠狠地咬住软r_ou_,几乎倒剜出来。
  青年只是轻轻挺胯,并不全根抽出,之前含在玉如萼身体里的浊液已被黑鳞尽数捣出了。他又往前一送,囊袋拍在雪白柔嫩的臀上,宫口缩得更紧,始终不得其门而入使青年暴躁起来,腰胯一收,连根抽出r_ou_刃。
  玉如萼只觉得腰眼一酥,整个柔嫩的下体都像是被倒剥芯子的牡丹,被r_ou_刃一拖到底,在酸痛中刷地绽放开来。脂红的大小花瓣都被强迫展开,中央的x_u_e眼红彤彤地鼓胀出来,豁开一个合不拢的眼儿,又被凉丝丝的风倒灌而入。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