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裙上之臣+番外 by:青铜穗(一)

发布时间:2020-05-17 23:14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轻松 美男
 
文案:
杜渐逢人便说自己已有妻室,一副贞洁烈夫的模样。
长缨对此嗤之以鼻,她满脑子只想着建功晋职,带领她的拥趸们跟随未来的某皇子走上人生颠峰,谁会有那份闲工夫觑觎他?
作品标签: 轻松、美男
=====================
 
本站已更换域名,旧域名可能出现断章、缺章无法阅读等现象,热门全本阅读新网址请点击:裙上之臣+番外 by:青铜穗(一)
 
第001章 又被甩了
杜渐又梦到自己成亲了。
布置成大片喜庆颜色的礼堂里,他拉着盖头下女人的手正在拜天地。
四面都是赞誉的声音和带着对新人新妇充满祝福的窃窃私语声,一派欢乐祥和。
然而等他拜完天地,刚行夫妻对拜,那女人却突然冷笑着把他一推,挥剑斩断了彩绸,跑了!
就留下他一个人面对满堂震惊的宾客和台上的龙凤喜烛。
基于这三年里每隔一段时间杜渐就要被这个女人甩一回,这次他打定主意要掀开她盖头看看模样。
追到门外却是一片荒野,枯树都只有两三棵,哪里还有什么女人?
再回头看看喜堂,又哪里有什么喜堂?眼前满是断了胳膊的罗汉和密布的蛛丝网,分明就是座破庙!
……
杜渐睁开眼,对着帐顶看了会儿,颇有些晦气地下地倒了杯冷茶。
窗外天色朦胧,风声浅微,远远地有几声j-i鸣传来。
早春二月的薄雾如同把清晨的江南蒙上了一层轻纱,才绽芽的柳枝在浅淡的天光下随风摇曳,光秃秃的枝条看起来跟梦里山上的枯树有七八分相似。
他呷了口茶,院门的吱呀声就蓦然划破了这一幕宁静。
程湄跨门进来,边走还边跟随行的丫鬟吩咐着什么,走到门内乍然望见大开的窗内执杯静立的他,那眉目一喜,如同晴光照耀了山峦,顿时提着裙子如同只蝴蝶般飞奔了过来。
杜渐眉头微动,不着痕迹地离开窗户退到屋内,拿起件袍子穿在身上。
“杜渐!”房门被推开,程湄直闯进来:“明儿花朝节,你陪我去!”
女孩声音娇腻,像烤化了的蜜糖。
杜渐晃了晃手里的茶杯,说道:“府里护卫多的是,我让张泉跟你去。”
“谁要让张泉跟我去了?!”她撒起娇来。又偷瞄着他:“这种日子怎么能随便带人?何况我还是个官家小姐。我看你屋里太素了,回头我买两盆花给你摆摆。”
花朝节上女子给心仪的男子送花示爱是长兴的风俗。
杜渐笑了一下,踱出房门来,望着屋檐那头的天际:“那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程湄追出来,“难不成我堂堂知州的女儿还配不上你一个小小护卫不成!”
杜渐在廊下顿了会儿,扬唇回头:“倒不是配不上,只是我已经成了亲。若收了二小姐的花,回头我就不好跟媳妇儿交代了。”
程湄脸色一变……
“头儿,您起来了?大人传令让您即刻去书房!”
护卫陈四的声音打破了廊下这瞬间而来的死寂。看着程湄如土的面色,以及斜睨而来的杜渐的目光,他不由自主地退后半步,搔了搔后脑勺。
程湄被瞅得越发挂不住,顶着胀红的脸,抿唇冲杜渐跺了一脚,走了。
杜渐收回目光望着陈四:“什么事情?”
大人是指的长兴州知州程啸,也就是程湄的父亲,以及他的东家。
“又发生什么事?”话刚落音,恰巧那边厢杨禅也开门走了出来。
“不知道,”陈四扭头转了个两人都看得见的朝向,“只听说半个时辰前知府那边忽有公文传来,大人见过信使后就差小的来传信给二位了。
“——方才敲过杨头儿的门才过来请杜头儿您的,二位收拾好了就快去吧。”
护卫后面的话是冲杜渐说的。
杨禅站了一站,摆手让护卫撤下,然后便神神秘秘地拉住进门更衣的杜渐:“去年夏天户部侍郎陈廷琛上吊自尽的事情还没消停,听说最近朝中又有消息了,还听说刑部有人往南边来了,大人传咱们,该不会跟这件事有关吧?”
半年前户部侍郎陈廷琛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吊死在自家书房,现场留下晦涩不明的血书一封,事情闹得挺大,朝廷着三司严查,但至今没有定案。
前阵子有消息说吏部有人扩大了审查面,还传说江南也传了几个官员进京调查,总之明面上虽然没有人敢放肆议论,但私下却传得沸沸扬扬。
杜渐慢吞吞系起腰带:“收收这心思吧,咱们是谁?就是朝廷有事,也轮不得到你我伸手。”
三个月前前往下属县衙巡查归来的程啸在城郊遭遇匪寇袭击,当时路过的杜渐以一敌众,以极漂亮的身手自匪徒手里救下了他们,接而又在驾着牛车进城的杨禅协助下共同捉住了匪徒头子。
自此,他们俩就被程啸重金聘请留在府内,当了三十个护卫的头儿。
一个小小护卫,能跟朝政挨得上边儿?
杨禅点点头。正要出门,陈四又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了:“大人来了!”
杜渐未及抬头,程啸已经到了门下:“能出门了吗?利索点儿!”
由于两人于程啸还有救命之恩,素日进出他极少摆官老爷架子,颇称得上和善。
今早不光是急召,还这样一见面便沉脸厉声地,更兼这般等不及地直接寻了过来,就显得有些不寻常起来。
“不知要去哪儿?大人只管吩咐便是!”杨禅应道。
“刚才收到知府大人传来的急件,说是南康卫有人往长兴州来取卷宗,人已经来了两日却未曾前来报到!”
程啸说着把手里一封信递过来,面色是少见的凝重:“我先前已让人去打听了一圈,确定就住在同庆客栈。你们俩赶紧负责带人去把他给迎进府来!”
杨禅接了信纸:“人到了客栈两日,居然也不曾来个消息?”
程啸拂袖道:“说是来取物,看这情形,自然是来巡察的意思!这些兵油子,惯会捉咱们这些地方官的把柄敲榨揩油!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