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女王时代+番外 by:草食性恐龙(下)

发布时间:2019-10-09 23:53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14鲜币)是不是男人
 
“贵客驾到,有失远迎啊!”我腾的坐起来,努力摆出认真姿态,却是没有下床。
贵客,还真是够贵的呢!
一个当初管我钱财,一个当初管我暗卫,那是把我的钱包和x_ing命都捂在手心的。若不是树的帮衬,单凭他两的那些本事,我不死也要脱层皮。哪里还有现在“回魂”的风光,哪里还有当下复仇大计的施展。
“主人……”未八的蓝色眼睛,让我想起了过去的某些片段。
“真是当不起,有何贵干,请直说吧!”我不愿多想过去,只想把时隽与霍生的事摆平。我看过十二个侍卫的过去,知道许多事他们都生不由己。虽然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并不太同情他们,但是,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
“主……”未八还想说什麽,一旁的午七便把他袖子扯了扯,两人便只是恭谨的站在床边,像是在等我发话。
真是好笑,大半夜来别人房间,却是来伏低做小摆架子的麽?
“时隽让你们来的?”我蜷起脚来,微微坐正身子,不紧不慢的问。
“是。”午七回的话,我点点头,不再吭气,就这样听任气氛冷硬下来。我知道他们会急的,这些侍卫,大多是有把柄在时隽手里的,每次办事,若是不成,便会受罚。这次来,肯定是白天里时隽对我那个鬼脸有所疑惑,前来打探。若是不弄到半点回应的消息,他们两人注定会很惨。
“主……小语,请你告诉我们,你还是不是你。”果然,过了一会儿,午七仍是开了口。一脸期翼的模样,显然是多少瞧出我的身份。
“午七,你这哑谜打得真是……我怎麽听不懂啊?”其实我听明白了,他想问的,是现在这个身体里的我,是否还是当初与他们相处过的那位。但是,我就想看他为难,喜欢看他与未八那种一脸忐忑的模样。过去的小正太们,竟然一面在我跟前假意忐忑着,一面在时隽那里领着好处,盘剥我的权势财产。今天,正好又机会,我能够好好欣赏他们真正的不安表情了。
“小语……”未八蓝色的眼神瞬间暗了下去,没等我开口,扑通一下,跪倒在我床边,“求你救救我们,十二他……”
“小八!”午七像是不愿未八多说,赶紧拖拽他,拖了几下没拖动,索x_ing也跪了下来,“小语,我们这次是代表皇上来的,想要问问,你有何打算。”
“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无权无势,能又何打算?”我总觉得,未八有话想对我说,午七却是只想尽快把差事办完,向时隽交差。不过,现在我并不太关心旁的人,所以只是为难他们两下,不会多问多管。除了树以外的人,对我来说,是死是活都没什麽关系。
“小语,皇上知道你有怨气,可局势实在只能如此。霍将军那边,确实是厉害得很,我们也不敢妄动,若是你愿意合作……”午七不愧是常年经管财务的人,一说就能说到关键点上。看样子,时隽已是有了几分计较,那个假格瓦估摸着已被看了出来。我的死讯,他当然也知道不是真的了。
“说这话……那我还真当谢谢皇上对我留一手咯?”我不紧不慢的回话,努力不让他们看出我的情绪,这是过去在职场上学到的谈判技巧。
“小语,皇上现在腹背受敌,只有求上你一求。”午七愣了愣,竟然挤出一抹笑来,说出了这麽句话。我有些迷茫,不知过去可曾见过他这种笑容,或者……他这种笑容,只是今天用来对付我的?
“求这个字,是你加上的。”我瞄了眼一直沈默的未八,掀开被子,下了床。
我站起来,与跪在地上的两人对视,我看到午七的怔忪,也看到了未八的迷茫。真不错,他们定是没想到,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树已经“现场直播”了时隽派遣他们来的画面。他们就算不来,我也知道时隽的想法。
“想办法让她帮我们扳倒霍家!
这,可是时隽的原话。
对了,还有一句──
“看看……她愿意回来不?如果愿意,其他被关着的几个,我便去求父亲收个手,放出来。”
被关着的几个,我其实根本不关心。
我比较在意的是,时隽想要我回去的意图。
我知道,这个世界的男人,有点儿类似中国古时候的女人,第一次是谁,总归会念念不忘记在心头。如同霍生现在对我已有了更深的情谊一样,我与时隽,彼此都是第一次,而且我还拥有cao控无情树的能力。他这麽心心念念我回去,是在是再正常不过。
我对付霍生的方法,是基於他对过去那个时语的眷恋,以及对权势的欲望设定的。
时隽嘛!一直没想到好主意,现在,倒是个送上门来的机会!
“霍将军这边呢,其实也用不上我什麽。平时我也闲得慌,在时隽哥哥那头,若是有什麽用得着的,我帮个忙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我被关进去,还被迫与那个野蛮人同一间牢房的事,我却是要好好清算一下的。“我弹弹指甲,不再纠结之前的话题,而是假装摆出迫切想与他们合作的模样。而且,我主动称呼了时隽“哥哥”,也是变相x_ing的示弱。
“这些小语都不用担心,皇上都说了,这事儿揭过之後,旁的什麽都听您的。过去……我们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您只管说!到时候,我们兄弟十二人还是您的人,要打要骂也是一句话……皇上,他现在有些事身不由己……”午七的话里话外,透着明显的喜气、歉意、感激与动容。若不是我通过树知道他的真面目,这会儿只会当他真正是个真心悔过的好侍卫。可是,我分明记得,在时隽面前,他与未八的两幅模样。
“嗯,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这边我会办好,林先生你们也不用担心,有事需得上时隽哥哥的,我会让格瓦通知你们。”我坐回床边,挥挥手,让他们回去复命。
“格瓦进宫怕是多有不便,不如……让小八留下服侍主子……”午七还没说完,便被我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别以为我不知道,过去在那个劳什子的百花楼里,未八就给我下过绊子。不然,那麽些暗卫,见我遇了事,不是第一时间出面救我,反而是找人通知时隽来摆架势博镜头,其心可诛。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