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清穿同人)清穿之乌雅格格+番外 by:花间意(上)

发布时间:2019-09-10 17:42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重生 随身空间 清穿 修真
 
☆、初 到
 
 
清岚从一阵眩晕中醒来,入眼处,满目雕漆绣床,撒花帘帐。旁边一小丫头,歪在塌边,胳膊支着脑袋,摇摇欲坠,眼睛已是眯上,一脸睡意。
闭上眼,清岚不想让人发现已经醒来,整理一下脑中纷乱的记忆。这身体的原主也叫清岚,乌雅姓。父亲乌雅?和倫泰是工部一从五品的小官,母亲白佳氏,是父亲的嫡妻,家中还有两个姨娘柳氏和苏氏。乌雅?清岚是家中嫡长女,年方13岁,x_ing情温和聪慧,颇得父母喜爱。还有两个庶妹,一个与她同岁,柳氏所生,一个6岁,苏氏所出。柳氏如今又怀了身孕,暗下里,白佳氏也颇为失落。
这个朝代叫大清,国号康熙,如今是康熙40年,国泰民安。清岚刚参加完所谓的选秀,留了牌子回到家中待指婚,却不慎落水,原主刚刚离魂,便被她侥幸占了身子。说是“不慎”,乌雅?清岚残留的记忆里分明记得有人在她背后推了一下,那窒息般的感觉至今仍久久不散,这个家里想必也不是明面上那么和睦。
既然用了你的身体,那便由我来还你这一世。清岚上一世是修真者,最讲因果循环。上一世被人暗算,自爆金丹,元神躲入随身至宝“木心小筑”内,不知为何来到这里,乌雅?清岚也算是救得她一命,何况以后还要一直占用人家的身体,若是不还这个债,久了便成心魔。好在记忆里这个时代女人的寿命并不长,区区三五十年,于修真者漫长的生命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也可以作为她的入世历练。只是现在凡人之躯,一切要从头练起。
清岚理好记忆,装作慢慢醒来的样子,微微动了动身体。贴身丫头宝絮一个激灵惊醒,圆圆的脸充满了惊喜:“姑娘终于醒了,可把太太给急坏了!”
听得屋内的动静,外面候着的诸人早已忙乱动作起来。少顷,白佳氏赶来,还未到床边,便喜极而泣:“醒了就好,这次真把额娘给吓坏了!若是你有什么不是,额娘以后也不想……”未说完便滴下泪来。坐在床边,搂了清岚在怀,一叠声地嘘寒问暖。
清岚恍神,这便是母亲吗?感觉真的不坏。清岚微微一笑,将头埋在白佳氏怀中,蹭了蹭,温声道:“额娘,女儿大好了,额娘不必担心。”大病初醒,软软糯糯的声音引得白佳氏越发怜惜。又请了大夫再次看诊,亲耳听到大夫说大好了,只需几幅调养的方子,方放下心来。
乌雅府上下听得大姑娘大好,一天来了几拨人探望。还是白佳氏心疼女儿,称道,大病初愈,不易见客,将人都打发走,只是两个姨娘却不好赶走。
柳姨娘娇娇俏俏的,手微微扶上肚子,笑道:“谢天谢地,大姑娘终于醒了,老爷和太太也该放下心来。也不枉我日日给大姑娘念经颂佛!这几日文欣也一直陪着我念佛,可见是关心姐姐!”
白佳氏淡淡一笑:“有心了!”
苏氏细声细气:“秀琪也一天问我好几回,姐姐怎么样了。我跟她说,你姐姐是有福之人,哪里有什么事,改明儿还要你姐姐教你念字呢!要说咱家这三个姑娘,大姑娘最是知书达理,和二姑娘一同参选,如今大姑娘留了牌子,说不定今后又有什么造化。”
文欣闻言脸色变了,瞪了苏氏一眼,俏丽的脸上闪过一丝愤懑,扭下身子轻哼一声,又忍不住道:“谁让我是庶出……”
柳姨娘拉住她,边拍了她的手,挺了挺肚子,假笑道:“可不是,大姑娘是没得说,秀琪也是活泼可爱,天真烂漫……”柳姨娘咬重了“天真烂漫”四个字,说得苏氏脸色一变。柳姨娘又轻笑道:“文欣虽是最不中用,可我只盼着她日后能嫁个好人家,聘为正妻,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白佳氏脸上闪过一丝不快,谁不知道以乌雅家的地位,日后嫁入皇室宗亲,在夫家地位肯定不会高到哪里去,爱女不定以后要受什么委屈。担忧归担忧,却也容不得别人这般说,便顺着道:“依着柳氏的意思,文欣自是比大姑娘要风光些。”
“不……不是的……”柳姨娘反应过来,忙赔笑道:“文欣哪里能跟大姑娘比。”自知失言,便不再多话。
清岚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凡人的争斗不比修真者少多少。除去实力的差距,其他的勾心斗角的还有什么差别。
两个姨娘在屋内又闲扯了几句,便借口走了。
白佳氏又拉了清岚的手,待屋内无人,脸上的担忧再也遮掩不住:“我的儿,这次因着你落水,宫里德妃娘娘恩惠,特准你多修养一个月,以后,还不知道你会指给哪家宗亲?会不会在夫家受气?咱家虽跟德妃娘娘连着远亲,可毕竟关系远了,以前也少有往来,以后未必能指望她的照拂……”白佳氏未说出口的是,听德妃的意思,算着年龄,只有四阿哥,只是也未做的准,便未说出口。
嫁人清岚倒是无所谓,修真者之间若是修为相近,互相结为道侣也不失为一种极有效的双修之法。而且修真者没有所谓的贞cao观念,若是两人修为拉大,或是一人意外,换道侣也是常见的,且生命漫长,很少有双修道侣能从一而终的。如今她在凡人身体里,一身修为尽无,少不得从头练起,哪里容的她挑拣,只是还有些不甘心。
“额娘,女儿若是执意不嫁,会有什么后果?”清岚大大的眼睛望着白佳氏。
白佳氏大惊失色,忙向门外看了看,两人的丫头俱在门外,离得远,遂压低了声音喝道:“你在胡说什么?选秀是咱满人祖宗规矩,谁敢违抗?不仅会连累全家阖府上下,抄家灭族也不为过,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白佳氏惊疑地扫视清岚。
清岚一惊,忙解释道:“可女儿害怕……”低了头,遮掩住脸上的神情。
白佳氏不疑有他,叹了口气:“我也本希望你能撂了牌子,托你阿玛再行打听,不拘哪家,只要家里人口简单,为人本分就好,谁知你却被宫里的德妃娘娘看上……可惜你阿玛官小位卑,以后给不了你什么帮助……”白佳氏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你放心,老爷最是疼你,我也只有你这一个命根子,拼着咱们全家,我也要护你周全。”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