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妾本贤良 by:一个女人(一)

发布时间:2019-09-10 17:38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第一章三年
 
紫萱拼命的挣扎着想弄松勒紧在颈上的绳子,希望能发出点声音唤人进屋救她,但是手根本就用不上力,绳子不管她如何扭动、用力的挣扎,也只能感觉到它越来越紧的力道,根本就无法挣脱。
屋里没有半个人,是她把人都支开得。她的眼中出现了泪水:现在谁能来救救她,她后悔了,她不想死。
可是屋里依然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她全身的力气渐渐的消失掉,眼前的黑暗也越来越大,身子最终悬吊在空中一动不动了。
就在紫萱失去感觉的同时房门被推开,接着传来小丫头的尖叫声,随后涌进房里很多的丫头婆子,大家七手八脚的大喊大叫着把紫萱放下来。也有人在发现紫萱自尽时,就马上飞奔而去给丁家的太夫人、还有丁侯爷等报信。
今天,是紫萱嫁入丁家整三年的日子。
 
丁大侯爷正在芳菲房里给她画眉。
他刚刚送了芳菲一支珠钗,芳菲想要戴给他看看,因为她原本梳起的发式不太适合新钗,所以重新梳洗过,也就有了眼前的画眉之乐。
眉毛已经画好一边,另一边也画了多半;丁侯爷画得很仔细,他的呼吸轻轻的吹拂在芳菲的脸上,使得她整张脸都红起来,不只是因为害羞更多是因为所感受到的幸福。
房门突然被猛得推开,有个大丫头打扮的人闯进来满脸的泪痕:“侯爷,不好了,不好了!我们姑娘她……”
丁侯爷因为门被突然撞开而分了心神,手一颤就把芳菲的眉毛画得歪掉,芳菲脸上的柔美感被破坏了;他有些恼怒的回头:这丫头他当然认识,是朱紫萱身边的大丫头琉璃。
芳菲看到了琉璃进来,也看到琉璃脸上的神色,却假作没有看到人反而立时抱住丁侯爷:“什么人?!”声音怯弱、脸色发白,好像是被突然闯入的人吓得不轻,完全没有看到来人的样子。
丁侯爷看到芳菲花容失色,更是生出三分恼意来:“出去,敲门再进来回话。”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莫名的磁x_ing,听到耳中就仿佛有人拿着羽毛轻拂过你的心尖,很特别。
琉璃泪水横流:“侯爷,我们姑娘……”
“原来是姐姐身边的琉璃,侯爷,你快去看看……”丁侯爷皱眉还没有说话,芳菲轻轻的一扯他的衣角开口打断琉璃的话:“侯爷,你还是和琉璃去吧,莫要让姐姐有个好歹,我马上收拾收拾也去给姐姐请安。”话还没有说完她眼中已经见泪。
丁侯爷听完立刻就想起往事来,心下生恼扭头不看琉璃开口道:“琉璃,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也要出去敲门后再进来,如果是急事你现在出去反而能更快些回明事儿;规矩就是规矩,任何时候都不能坏掉的;现在,出去敲门。”
“侯爷,您还是先去吧。”芳菲的泪水在眼眶中滚动着,一副受惊后楚楚可怜的样子:“姐姐有个什么长短,芳菲可是担待不起得。”
丁侯爷听完芳菲的话,猛然间想到那件让芳菲受苦、受伤的事情来心中更恼,指着琉璃发作道:“来人,她不知道规矩给我拉她出去好好的学学。”
一声令下芳菲的丫头进来不由分说拉起琉璃就走,几步就要踩到门槛。
芳菲忽然唤住自己的一个丫头:“想来姐姐那边是有急情的,你们过去代侯爷和我看看,姐姐的身体常常不自在,莫非是又生病了吗?如果姐姐病倒,你们就来取些燕窝什么的送过去,让姐姐好好的将养。”她轻言细语:“姐姐x_ing子要强,侯爷,我看还是请大夫来瞧瞧脉的好。”
她不说还好,她一说丁侯爷脸色更是难看,回头抚着她的脸柔声道:“你总是这样……”他轻轻一叹没有再说下去,有点无奈的看向几个丫头道:“你们去叫大……”其实他知道朱紫萱根本就没有病,就是想让他去她的房里——只要他在芳菲的房里流连,朱紫萱一准儿会“病倒”。
琉璃一直挣不开捂着她嘴的丫头,此时终于恼怒的张口咬过去,才得以喊出她一直要说的话、也打断了丁侯爷的话:“死了,我们姑娘她悬梁自尽,死了!大夫来了也救不回的。”说完她放声大哭。
芳菲的身子一颤脸上悲喜不明,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丁侯爷的衣服;而丁侯爷则是变了脸:“你、你说什么?”
“我们姑娘死了,侯爷。”琉璃哭着伏在地上又说了一遍。
丁侯爷听到琉璃的话感觉全身的血都冲到了脑子里:“她自尽了?她自尽了?!”他是不敢相信,在不相信中带着十二分的恼怒——谁能想到朱紫萱会如此绝决,就算是死也不放过他及丁家呢。
朱紫萱这一死,丁家就算是完了;如果弄个不好,说不定整个丁家都要给她陪葬;丁侯爷再也没有心思画眉,也顾不得看芳菲一眼,挣开芳菲的手撩衣就向外跑去。
丁家上下一片大乱。
丁侯爷赶到紫萱房里时,丁太夫人已经在了;看到丁侯爷她喝道:“你怎么才到?”要知道,朱紫萱活着的时候可以不把她当作一回事儿,但是现在死掉事情就大了:朝廷定要追究此事的。
因为惊于紫萱忽然的死去,再加上心忧、心急,丁太夫人比平常还要严厉三分,让纯孝的丁侯爷大气也不敢出的躬下身子认错,不敢分辩一句。
此时跟在丁侯爷身后而来的芳菲上前扶住丁太夫人,柔声道:“母亲,是琉璃那丫头心疼姐姐之死,一时间没有说清楚才让我们侯爷来迟了。”她轻轻一句话就替丁侯爷解了围。
丁太夫人向来喜欢芳菲的柔和会处事,也不想当着下人及儿子妾室的面儿训斥儿子:刚刚是她太过焦急而失口;借着芳菲的话让人去把琉璃打五板子而放过了丁侯爷,转身吩咐众人给紫萱更衣。
丁家的人围在紫萱床前有叫的、有叹息的、有陪罪的,却都没有仔细看看僵直不动的紫萱,只顾着按丁太夫人的话给她更换“寿衣”。
此时的紫萱忽然间有了知觉,她是被丁太夫人的那声冷喝给惊醒过来的,只是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分力气,连睁开眼睛也做不到,耳边听到很多人围着自己又是哭又是叫,嘴巴也张不开发不出声音来,而她的身体也在被人摆布着。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