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妾本贤良 by:一个女人(七)

发布时间:2019-09-10 17:33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495章恩与仇
鸾侍没有想到自己暂时能逃得一命不是因为皇后,而是因为紫萱;她很清楚紫萱开口的目的是什么,也不认为自己暂时留得x_ing命是可喜之事,但是此时已经没有她说话的余地。
她满怀希望的看向皇后,相信她的主子能想出法子来救她。
皇后和鸾侍的目光相撞,不得不对鸾侍甩个安抚的眼神;而心中却极为不解太皇太后为什么几次开口相助朱紫萱:相比太后而言,太皇太后不是应该更恨朱紫萱才对吗?
她原以为太皇太后来了之后,利用其对朱紫萱的厌恶,事情还是有很大的转机,但是没有料到她再一次失算,应该恨不得朱紫萱死的太皇太后却要借朱紫萱的手对付她这个皇后。
身为六宫之首,她对朱紫萱的事情料错还有情可原,但是对太皇太后的心思看不清楚,却是不能原谅的差错。六宫之内的人与事她不能料定先机,就是极为危险之事,尤其像太皇太后这样能左右她这个皇后命运的人。
“鸾侍之事还是由本宫来详问吧,岂能烦劳太皇太后呢。”皇后深吸一口气直接开口拒绝。既然太皇太后帮朱紫萱帮定了,那她也不必再有任何的客气:“再说太皇太后如今静养宫中,真要查事有各种的不便……”
太皇太后被皇帝禁了足之事她提了出来,为得就是扫太皇太后的脸:谁让她一个老太婆非要为朱紫萱强出头呢。如今的宫中,已经不再是由太皇太后说了算的时候,如果今天任由太皇太后做主,以后她也就不再是皇宫真正的女主人了。
皇帝闻言冷冷的哼了一声:“皇后你动了胎气也需要静养,还有什么比皇后腹中的皇儿更为重要的?”此话没有一点错处,如果不是语气那么森冷,完全可以视作是皇帝对皇后的关心之语。
皇帝怎么可能让皇后去查鸾侍的事情,如果说皇后没有为鸾侍说话,那他还有可能信皇后五分。眼下他满脑子里只有两个字:秘事——皇后来寻朱紫萱倒底要说什么秘事?
他看了一眼太皇太后,想到她不能离开自己的宫门心中一动点头道:“鸾侍的事情要劳烦皇祖母了。”
此事交给太皇太后最为合适,因为太皇太后不能出宫门,她就算是问出什么事情来也不用怕;实在不行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他的皇祖母年纪不小了,老人家一觉睡不醒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儿。
皇后听到皇帝的话后脸色变得灰败无比,抬起头来想说什么,但是看到皇帝的脸色最终没有敢开口,反而沉默着低下了头;现在招惹皇帝绝对是不智的,天知道皇帝如果真得恼了,会不会今天就废了她这个皇后。
她的目光扫过太皇太后恨得牙根发痒,此时反而把紫萱忘到了脑后。
鸾侍在她看来不是落在了紫萱的手中,但是她很明白就如紫萱所说,太皇太后自有其认为更为合适的皇后人选;如今,鸾侍落在和她这个皇后早就有各种不和的太皇太后手中,换作她是太皇太后岂会放过这等千载难逢的机会。
太皇太后当然看出了皇后的恨意来,她除了有些无奈外更多的当然是生气;皇后自入宫就与太后一起和她为难,到了现在居然还敢对自己不敬,实属是该死之人。
她对皇帝微微点头应下了鸾侍的事情,心中早就打定主意这次定要让皇后有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鸾侍没有想到自己最终还是落在了太皇太后手中,皇帝的话就是铁板上的钉啊;直到此时她才发现,在她心目当中无所不能的皇后,在皇帝面前就如是纸糊的老虎般。
紫萱此时当然不会再多嘴,因为皇帝不是傻子,万一疑心她知道了什么秘事那就真得大事不妙;好在皇后为了她自己的小命也不会承认把秘事说了出来,暂时她的安危还是不需要担心的。
皇帝当然也不会想到太皇太后已经是紫萱的人,很放心的说了两句话后就带着皇后离开了。
看到皇后好像是毫发无伤的离开,紫萱当然没有遗憾——皇后要受的罪大了,皇帝肯定要好好的问一问她,越是背着人越证明皇帝动了真怒。
皇后的麻烦这次真得不小,相信就算没有鸾侍能威胁她,短时间内也她没有心思来寻紫萱的麻烦。
被皇帝拉起手的皇后,连看鸾侍一眼都是悄悄的,她现在只想鸾侍能忠心耿耿的一心寻死,不会说出对她不利的任何一句话来;现在,她自顾不暇当然也顾不上鸾侍,只能是取得皇帝的信任后再来设法。
心中忐忑不安的皇后并没有再对紫萱如何,她很清楚如果她不能让皇帝释疑,连皇后之位都不保;不要说是对付紫萱了,谁她也对付不了。
“皇后来找你有什么事儿?”太皇太后已经累极,可是她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睡、也睡不着。
紫萱想了想看看空无一人的大殿轻轻的道:“她对我说了件秘事,以此来要胁我为她做事。”她说到这里笑了笑:“皇后娘娘认为自己定会生个皇子,所以要让宫中所有的人不再有孕。”
太皇太后闻言眉头动也不动,这等事情在她的眼中算不得什么,在宫中几乎生活了一辈子的她见过的事情太多了:“她倒是想得美,以为皇帝是木头做得?上次她中毒的事情以为皇帝不会上心吗?”
“她啊,还真得不是皇后的那块料。”她对皇后是没有半分好感,很愿意看着她倒霉,所以此事只要在鸾侍的嘴中再问出,就有皇后的好看。
紫萱的微笑不变:“皇后所说的秘事是……”她上前在太皇太后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话,便退后欠身:“太皇太后早些安歇。”不理会太皇太后一脸的惊讶,她转身轻盈的走了。
秘事嘛,当然是知道的人少才叫秘事,如果知道的人多也就无秘密可言;这是其一,其二就是太皇太后知道此事相信定会有些做为吧?不然她就不是太皇太后了。
皇帝和皇后总要有人应对,紫萱现在要忙得事情已经不少了,而且丁家就要覆灭她认为自己也应该好好的打算如何离开的事情,自然不想把时间和心思都浪费在皇帝和皇后的身上。
太皇太后在皇帝母子手中吃了不少的苦头,紫萱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怎么也要轮到太皇太后有个扳回一局的机会吧——谁输谁赢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斗成一团无暇他顾。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