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笑相思 by:月妖雪雪(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12:35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第一章 微笑的面具
“只要你好,哥哥……我不后悔,真的不后悔,你……不要难过。”
“哥哥,我走了,你要好好的,去找宁华道歉,她是真的爱你……只是说我两句,没事的。”
“哥哥……”
“哥哥……”
美人榻上的女子呓语着,长长睫毛微微颤动,巴掌大的脸,红彤彤一片,艳如朝霞。
这已经不知是多少次,女孩梦呓着哥哥,话语里总是在劝着哥哥让他不要难过,浑然不知自己陷入多么危险的境地,稍一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如果自己的妹妹还活着,也是这般的年纪了吧】。许致远怜惜地拍拍女孩不安的手,拉过夹绒的锦被盖上,女孩的手很冷,像握着块冰,偏偏又像被蒸熟的猪蹄,又红又肿。
他微微叹息一声,也不知是谁这么狠心,对一个十几岁的女孩,下这么狠的毒。
又细细观察一阵,看女孩不在梦呓,他抽出手,转头望向窗外,天已经有些黑了,看不清窗外的红梅是否又落了几片,难闻的药味一天比一天浓,让人欲呕。
这已经是她昏迷的第十天,若是在不醒来,怕——就算师傅他老人家从阎王殿爬出来臭骂自己,也是救不得了。
正发着呆,想着那人的话。门吱呀一声打开,熟悉的身影迈步而入,床边侍立的冬梅立马叩首在地,肩膀微颤。
许致远瞄了一眼,收回目光,却没下地,仍旧坐在床沿,转身细细诊治榻上的女孩,瞬间瞥见女孩额前冒出细汗,小脸上不正常的红霞开始减淡。
心中骤喜,猛然拉开被子一角,将女孩红肿的手平放在塌边,细细把起脉来。
靴子摩擦地面发出的“噌噌”声,在他身后停下,似乎也瞧见女孩的变化,并没有出声打扰。
良久,许致远放下女孩的手,脸上带着自己也未发觉的欣慰,他替女孩盖好被子,深深地又看了一眼女孩,这才站起转过身向身后那人一拱手,道:“五爷,幸不辱命”。
手被托起,那人温和的道:“致远不必如此,你我可是朋友。”
许致远下意识地抽回手,望向眼前男子面具后的眼睛,黑亮如璀璨的宝石,带着温和地笑也在盯着他看,可他却感觉浑身不舒服。
五爷略带调笑地道:“致远兄,看来你误会我至深呐”。
如果不是曾经看到,那把在月光下泛着血光的剑,许致远怕真要以为眼前的男子是诚心地可交之辈,虽不喜此人的虚伪客套,却也不想得罪他。
便笑着坐回榻前,将额前长发揽至耳后,轻松地道:“五爷潇洒风流,不知多少红颜翘首,又岂是致远能误会的。”说完,故意俏皮的眨眨眼。
“不愧是邪医的得意弟子,一张嘴巴可是不饶人呐。”五爷也笑笑,将目光转向榻上的姑娘,看不清情绪。
许致远也不知榻上中毒的姑娘跟眼前的面具男子有什么关系,也不知这个面具男子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只是在一月前,原本已经绝望的等待毒药腐蚀完他的内脏,然后爬去阎王殿听师傅的臭骂,却被一群黑衣人抬到这里。
五爷,这个身材修长,容貌隐藏在青铜面具之后的男子,与他做了一项交易,他给他提供解毒的Cao药,帮他解除身上剧毒,并且保证不会强迫留下他,而他只帮他救活这个躺在榻上日日在发烧的姑娘。
那几样可不是普通的Cao药,每一种都是百年难遇,就算是皇宫内府怕也找不齐,居然被他找齐了。许致远想,这女孩一定是他特别重要的人。
他应该会珍惜她吧,看看他身上不俗的衣料,和无时无刻无不展示出良好的教养,可是,为何他的心中隐隐升起不安。
“致远,留下来帮我好吗?”五爷不知何时收回目光,紧紧地看着他,宝石般的双眸发出热烈的邀请。
许致远却知道那是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他决计不会去碰,可怜的师傅披头散发哀嚎的模样,可还历历在目。
遂站起来,朝床前的五爷长身作揖,推辞道:“五爷盛情,只是致远自小愚钝,恐无法胜任。”小退一步,避过五爷伸过来的手。他摸着椅背:“五爷一言九鼎,若是伤了才女们的心,可就连床沿都摸不上去了。”他在提醒他遵守诺言,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趣,他可不想惹怒一个刽子手。
“哈哈。”五爷朗笑几声:“看来不放致远还是不行了。”致远心一松,双手握拳,做出告饶的姿态,五爷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好,等她清醒过来,致远想去哪便去哪,另外,我准备了件礼物,到时,致远兄可别推辞。”说完,又笑了几声,大步离去。
致远捏住袖口,擦擦额头,竟不知自己何时背上的衣服已经s-hi透,黏在身上非常不舒服,唤起冬梅替自己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他才回到榻前继续照顾昏迷的姑娘,瞧着姑娘娇嫩的脸,呈现迷人的粉红色,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转眼又过了十天,窗外连绵不断的雪也慢慢停了,和煦的阳光透过梅树稀疏的枝条,落在窗户上,同时s_h_è 在杨致远的身上,他闭上眼,双肘撑在紫檀木的窗楞上,任由温暖的阳光洗去他身上的“药味”。
良久,他才转过身,向正在收拾铜盆和毛巾的冬梅道:“你去告诉五爷,就说我在凉亭等他,温酒小酌。”冬梅应声而去。
许致远走到美人榻前,看向女孩安静地脸,最终咬咬唇,推门而出。
午时的聚会非常融洽,这出乎许致远的预料,他以为这个神秘的五爷仍然会下大力气将他留下,却是他多想了。五爷很痛快的送他一沓银票,这沓银票多的足够他潇洒的过三年,虽然五爷说够他下半辈子花的,他只是微笑不语,外面大好的山河可是等着他呢。
他痛快接了银子,冬梅也如他算得那样,来报缠绵美人榻的姑娘醒了,他可是注意到五爷面具后眼睛里闪烁的笑意,应该是相爱的吧。
收回思绪,他回首望向木质低调的朱红色宅门,微微挑眉,拍拍胸前揣着的银票,低声呢喃:“美丽的姑娘,祝你好运。”
“吱吱……吱吱……”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