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世家贵女的另类人生 by:醉舞狂歌(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12:22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穿越时空 青梅竹马
 
文案
 
对于季然(穿后叫李璇)来说,这世上最悲惨的事就是穿越乱世,更悲惨的是x_ing别为女。不幸中的万幸是她穿成了世家嫡女,万幸中的最大不幸是穿成了漂亮的世家嫡女。
 
等待她的命运是什么,看她那秀慧而绝艳的姑姑就知道了!尤其是她们家和精力旺盛、思维怪异、嗜血成x_ing的皇族成为亲家时,再不奋起自保,她那先被抢亲,再被伯欺的姑姑就是血淋淋的教训。
 
具传说这世上男人掌握世界,女人掌握男人,那么她季然就要掌握男人把乱世变成盛世。
 
具传说迷惑君王的妖姬都是祸国央民的,迷恋妖姬的君王都是绝代昏君。那么她季然就要做个调/教昏君的一代妖姬。
 
季然最新语录:就算是要找男人,也要姑n_ain_ai自己找。要换男人,也要姑n_ain_ai心甘心愿的换!
 
PS:穿越女主一般都到和平盛世,遭遇贤君明皇,万一倒霉穿到一个乱世,遇到的皇帝、王爷都是好色、嗜杀之人肿么办?出于一种恶趣味,俺截取了一段中国历史上乱世做为文章的架空背景,本文中出现的一部分人物也都有可以在历史找到原型。但是,可但是,但可是俺不希望你们去找,因为俺把他们都拆巴拆巴,捏巴捏巴的重新组合了,所以只当看一个恶趣味的故事吧!
 
最后郑重说明,这不是真实的历史,本文架空!看到没,俺说架空!架空!于是,俺咋编都行!作者哼着歌得意而去!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璇 ┃ 配角:高涣、高孝琬、高绍德 ┃ 其它:架空、宠溺、甜
 
第一章 ...
 
太宁十年,北齐的首府邺城,大街之上人来人往,一派富丽繁荣的安乐景象。城东的戚里为王室与贵族的居住地,北方名门士族赵郡李氏的府邸也建在此处。
 
赵郡李氏现任家主李希宗,时任金紫光禄大夫,其人风雅俊秀、x_ing情宽和,取妻清河崔氏幼妃。夫妻风雨同舟三十载,颇为恩爱,共育有二子二女。北齐的现任皇后,正是其二女李祖娥。
 
都说六月的天,孩子的脸,刚刚还细雨绵绵,转眼间天就明媚起来,雨后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让人心里暖暖的。
 
此时,李家的大门前飞奔来一队骑士,当头的那人红衣胜火,黑发飘扬,胯下那匹千里驹神俊无比。虽看不清来者的面容,但那身红衣、黑发、骏马,还有周身无可取代的狂狷之气,无不表明着来人的身份尊贵。
 
李府的正门前垂手站立着八个门丁,见到来人纵马到了府门前,却也不上前阻拦,俱都拜倒在地,口中称:“给王爷请安!”
 
那人也不停留,直接一拉缰绳,疾驰入门,直往府后而去。
 
一场细雨过后,李府的后花园中,姹紫嫣红。因刚下过雨,花瓣上还残留着雨滴,越显得娇艳。芬芳四溢的花儿,勾引着躲雨的蜻蜓蝴蝶从各自的藏身里飞了出来,不停地在园里飞旋。丫鬟仆妇几人从廊檐下经过,令躲在亭中的鸟儿惊蛰而起,飞入树丛之中。
 
园中一间临水的敞亭之内摆着一张竹榻,竹榻之后竖有一座落地的山水大屏风。一个娇小的女孩随意的侧坐在榻上,倚着一个竹枕,手持拿着一卷古籍,正在细细的品味玩赏。在近枕的床头一端,安放着一张艳红的枕屏,画着折枝莲花。
 
亭阁四面只有绿色的栏杆围绕,栏杆外,檐下垂着遮阳光的帘幕,不时的被风吹得轻轻晃动着。雨后的花香格外清幽,亭中的少女似也被这花香所醉,她放下手中古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足的叹道:“红萝,这莲香可真醉人,只是不知道吃起来如何?”
 
“哈哈,阿璇,对着满园的姹紫嫣红,你就只想到吃么?”随着爽朗的男声响起,床上的女孩惊喜的站了起来,她笑盈盈的注视着红衣少年款款而来,甜糯的女声响起:“三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告诉我一声。”
 
见到那红衣少年来到近前,女孩盈盈下拜。慌的那少年连忙举步上前,一把拉起来她,口中责怪道:“阿璇,说了见到我不要这么多礼,下次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
 
“是,是,是,我的河间王!”李璇拉着红衣少年的衣袖,与他一起坐在塌上,方才正色道:“三哥,要是我不行礼,让祖母知道了,可是会罚我的!”
 
红衣少年身子向后一仰,斜倚着那个竹枕,目光灼灼的盯着面前的女孩细看,半晌之后方才低叹道:“阿璇,几月未见,可曾想我。”
 
“当然!”李璇伸出手向身后一指,巧笑嫣然的道:“否则这屏风,三哥不是白画了!”
 
红衣少年顺着李璇的手看去,便见到自己出征之前所画的屏风,安置在竹榻之后。少年悠然起身,走到屏风处,伸手轻抚,细细赏玩,片刻之后,才回眸轻笑,“画这屏风时,已临近出征日期,未勉仓促,画中不尽人意之处颇多,难为阿璇你还这般喜欢。”
 
“当然喜欢!能得三哥亲笔所画的屏风,这大齐不知道有多少羡慕我。”李璇笑意盈盈的调侃着。
 
“哈哈哈!能得阿璇这喜欢二字,也不容易得很哪!”河间王高孝琬大笑出声,回了句相似的话。快步走回竹塌边坐下,“阿璇,桃花酒可酿好了,我出征几月,没有一日不想念它的。”
 
李璇正了正坐姿,顾做嗔容,“我说三哥出征之前怎么会想到送我这架屏风,却原来有所求!”
 
高孝琬心中一急,伸手就拉住了李璇的手。那纤纤玉手,触之微凉,再看她身上单薄的衣衫,高孝琬皱眉道:“阿璇,你穿得这么少,还坐在这四下透风的地方,看受了凉怎么办!”说着,他高声对着站在亭下的丫鬟吩咐道:“取你家姑娘的衣服来,怎么服侍的,再有下次……”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