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家有鲜妻+番外 by:桂仁(一)

发布时间:2019-08-12 14:21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大户人家规矩多,愁煞换魂杀猪女。大字只识那几个,小姐规矩不懂得。
娘家婆家皆无良,相公还是纨绔子。狐朋狗友一大堆,个个都是顽劣货。
警告你们——别惹我!
小蜻蜓不是从前那朵池中荷,谁若让我不好过,亮出杀猪刀,管你是谁一样剁!
舍得一身剐,敢把这大宅门里各路人马统统拿下!
 
第一卷 所谓大家闺秀
第1章 我不做大龟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夫人撇了快一炷香时间的茶沫了,却是直到此时才慢悠悠地发起了话。
屋子里异常安静,鸦雀无声。满上房的下人们一个个面皮绷得死紧,眼睛盯着脚尖。一缕清风穿堂而过,如小舟划开波浪,稍稍荡开了些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但转瞬却又闭得更紧。
咣!咣!未时了,堂屋里那架堆漆描金落地自鸣钟无知无觉地敲打起来,惊得人人心中一凛。
张蜻蜓脖子一拧,坚定地换了个方向,却是不看也不答。
“人赃并获,没话好说了吧?”林夫人的身侧,一个身着时新浅竹绿衫子,约摸十二三岁的黑胖少年一脸忿恨地斜眼瞪她,捂着通红的右耳,“还敢打我,娘,用家法处置她!”
这是林夫人最小的孩子,章府里的二少爷章泰安。
张蜻蜓讥诮地嗤笑,没用的东西!最瞧不起这种挨了打就找大人告状的,要是自己的亲弟弟,非再胖揍一顿不可!没把你的耳朵拧下来就已经算便宜你了,大中午的不睡觉,跑出来跟她做的什么对?
她来府上这些天,好不容易才观察到午饭后到未时这段时间,府里的防守最为松懈。便打算趁此时机从后花园翻出宅子,不声不响地跑路。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可是她唯独漏算了一样,那就是运气。
就在她刚要翻上墙头的时候,这个死胖子闲着没事打鸟过来了。章泰安别的本事没有,弹丸之技最是厉害,当即就一石子s_h_è 去,把她给打落了墙头。
章泰安原以为是哪个丫头想卷款私逃,没想到居然是庶姐三姑娘,这下可有意思了!小胖子当即便要揪着她到亲娘跟前献宝,却反被张蜻蜓三两下收拾了。但终因这死胖子吵嚷起来,引来了下人,还是落了网。
林夫人抬起眼,端庄秀丽的脸上含着惯常的浅笑看着她,“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张蜻蜓心下腹诽,若不是因你这位母亲大人,我怎么会做出如此行径?当下昂着头硬邦邦地回了句,“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会听,那又何必问我?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
林夫人丝毫没有被激怒,脸上表情依旧维持得恬静而淡然,“这话怎么说的?三姑娘,你对这个家到底是有什么不满,以至于要做出偷跑的勾当?”她蓦地拉下脸,声音陡然凛冽起来,“这是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么!”
众人听得心惊r_ou_跳,唯有张蜻蜓把小下巴仰得更高。心里鄙夷,明明早就想发火了,却偏偏一直装到现在,虚伪!
“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也做不了那啥大家龟。你们行行好,放我走得了!反正你们家这么多儿子闺女,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干嘛非逼着我留下?”
张蜻蜓真没撒谎,可林夫人却是半字也不信。彻底冷下脸来,“无稽之谈!和潘家的婚事已成定局,你就不要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心思,安安心心准备嫁人吧!”
她瞧瞧左右,按捺着脾气又解释了几句,“潘家有什么不好?潘老爷是朝中的一品大员,二公子又是他的嫡子。这门亲事,说起来还是咱们高攀了呢!”
张蜻蜓冷哼,“真要那么好,你自个儿的亲闺女咋不嫁去?”
林夫人一张面皮顿时隐泛青紫,忍了半天,才勉强保持住镇定,“婚姻大事,自来由父母作主,由不得你胡来!”
怕她再当众说出些令人难堪的话,换了话题,“把三姑娘房里的人带进来!”
陪房王大娘子早就押人候在一边了,听她发话,赶紧挑开湘妃竹帘,推搡着几人进来,“回夫人,荷风轩的人俱都在此了。”
为首的中年n_ai娘战战兢兢领着大小丫头齐齐跪下,声音都打着哆嗦,“夫人……是,是我等服侍不周,但请您别……别怪三姑娘!”
“这不关她们的事!”张蜻蜓还是很讲义气的,“是我趁她们都睡着了偷跑出来的,她们谁也不知道。”
林夫人冷冷瞟了她一眼,对着地下发了话,“周妈妈,你是从小服侍姑娘的,也算是府中的老人了,可怎么越学越不懂事了?上回姑娘出那么大的事情,你不在近身服侍还情有可原,但我都再三交待过了,还这样疏忽大意却是怎么回事?还有你!”
她又盯着那个淡绿衣裳的大丫头,“绿枝,周妈妈年纪大了,兴许还有一时看走眼的时候,但你怎么也如此不济事?看来对碧落的责罚还是太轻,都吓不到你们是么?”
她的声音猛然拔高了八度,“房里这么多人,竟没一个能管事的,那双招子全是摆设不成?那不如全给我剜了喂狗去!”
众人吓得浑身如筛糠般抖个不停,伏在地上不住地磕头哭泣求饶,“夫人息怒!小的再不敢!求夫人饶命啊!”
林夫人丝毫不为所动,“将她们统统拉出去,每人打二十大板,再革两个月的钱粮,赶到庄子上去做农活!周妈妈加倍!”
“嗳!你这是干什么?”张蜻蜓急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罚就罚我完了,干她们什么事?”
“放肆!”林夫人重重一拍桌子,“什么时候我管束家里下人也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
低头再看下跪众人,把一腔怒气全撒了上去,“好好的千金小姐,全是给你们带累坏了!拖出去,全部翻倍,现在就打!”
“不许打!”张蜻蜓虽是死命拦着,但怎敌得过上房一干如狼似虎的大娘仆妇们?很快,一屋子人全被拖到院中,按在春凳上噼里啪啦打起板子来。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