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家有鲜妻+番外 by:桂仁(二)

发布时间:2019-08-12 14:21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第89章 纨绔的传说
 
张大姑娘打小就出来赚钱,她并不怕辛苦,最怕的反而是天天陷在家长里短的j-i毛蒜皮里。
不过她现在没有反驳,却是反问:“大嫂,你们就打算着靠田产地租度日么?”
卢月荷也不瞒她,“我出嫁时,因从范阳远道而来,除了一些必要的衣裳首饰,家父家母并没有准备太多的东西。倒是在京郊的县里置了些薄田,建了个小小农庄。这两年还算是风调雨顺,也有些稳定的收益。养活咱们这房人,还是不在话下的。”
哗!张蜻蜓一听她这个口气,就知道应该是收益颇丰了。怪不得小谢夫人惦记着,恐怕是想打她的主意才是真的。
不过张大姑娘却很有志气,大嫂有的东西是大嫂的,她可不占这个便宜。自己有多少本事干多大的事情,没必要羡慕旁人。
正想告辞回去再琢磨琢磨,问雪进来了,瞟潘云龙一眼,附在卢月荷耳边低声道:“二爷又上那儿去了。”
“他到底去哪儿了?说!”潘云龙心思灵敏,怕弟妹芥蒂,非要当众问个明白。可一听完回话,顿时一张脸黑得像锅底。
潘云豹京城纨绔的名气,追根究底,是他十六岁的时候打响的。
那一年春日里的某一天,潘二少爷在春光灿烂的好天气里,走进春意盎然的桃花林。
那儿是南康国京城一处著名的踏春景点,有春水绿如蓝,有春花红胜火,当然也就有各路才子佳人,以及想和才子佳人有一番艳遇的闲杂人等时常出没。
潘云豹那日和一群狐朋狗友酒兴正酣,玩兴正浓,忽地遇见两帮人马在抢夺一名年轻貌美,姿容绝佳的佳人。
英雄救美,乃是本能。所以热血少年潘小英雄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跟一帮年少无知的愣头青们一起,将那伙人打成了猪头,然后载着美人,高高兴兴地扬长而去了。可等着把人抢回来了,细一盘问,才知道摆了一个多大的乌龙。
因为被他们救回来的佳人既不是大家闺秀,也不是小家碧玉,而是一个初挂牌的粉头。
说白了,其实就是因为老鸨贪心,先收了银子,把这小雏的第一夜许给了一位官人,谁知过后又来一个肯出更高价的。到了手的钱财,老鸨舍不得吐出去,但放在眼前的白花花的银子,她也不能不赚。
于是老鸨就出了个鬼主意,跟他们两家分别都约好,在同一天,到桃花林里来游玩。老鸨的意思是,谁先接到谁就得了去,晚到的那个,她就说是人家硬抢的,你到得晚,就活该你吃亏了。
反正这种事也是烟花巷里的惯用伎俩,就是闹将出来,也不过博人一笑,很少有人会较真。
没想到就是这么不巧,他们两家居然同时撞到了一起,而更不巧的就是,有一群横冲直撞的小少爷们杀了出来。
一帮纨绔子弟见事情闹成这样了,全都一哄而散,只有侠义心肠的潘二少爷见那姑娘哭得可怜,也不知该往哪儿送,便将她带回家,暂且安顿下来。
可第二天一早,老鸨就闹上门来,要他家给个说法。当时潘老爷在边关,潘云龙在军营受训,小谢夫人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居然帮那姑娘赎了身,把她给收留下来了。
原说要给潘云豹做个屋里人,一床锦被遮风流也就算了。未料此事在京城一夜之间传得沸沸扬扬,许多不明就里的人说是潘二少爷见色起意,当街强抢了民女,还坏了人家清白云云。
潘云龙次日傍晚在军营里得到消息,气得顿时火冒三丈,急急忙忙请了假,一口气冲回了家,揪住弟弟就是一顿暴打。不过也幸好他回来得及时,小谢夫人想给潘云豹纳妾的想法当然是落了空。
但那粉头却哭哭啼啼的死都不肯走,怕出去了依旧给妓院的那些人逮住,再掉进火炕里。
潘云龙也怕闹出人命,于是就在府外寻了一处小小的民房,买了两个粗使丫鬟,将那粉头安顿了下来。
冷眼旁观了三四年,那丫头倒也安分守己,自己守在那儿做些针线过日子,只是不愿意离开。大伙儿全都心知肚明,那丫头是在等潘云豹娶了妻,再接她进府做个安稳的小妾,这辈子也算可以了。
只是潘家没这传统,就连潘茂广这么飞黄腾达了,也不愿纳妾收房,所以那个粉头就这么不清不楚地耽搁了下来。
若是潘云龙在家还好说,若是潘云龙不在家,潘云豹有时也会去瞧瞧她。这里不得不提到一句,小谢夫人着实没安什么好心,逢年过节还总说那姑娘可怜,让潘云豹给那粉头送点子礼物,闹得人家心里总有个盼头,就更不肯走了。每回一见着潘云豹,是挖空心思地笼络他。
潘云豹哪里能是这种女子的对手?于是一来二往的,还将那姑娘认作是个风尘里的知己,关系还不错。若说从前是迫于母命去看她,后来便是自发自动地去看她了。只是慑于大哥的威严,不敢在那儿过夜而已。
张蜻蜓虽然只听卢月荷含糊说个大概,但也基本上能猜出全貌了。心下不觉生气,反觉好笑。十六岁,这傻小子就能弄个外室出来,还真是有得……那么一说。
“那姑娘长得很漂亮么?”
卢月荷没想到张蜻蜓听完不哭不闹,居然还有闲情逸致,笑眯眯地关心起这个问题,倒有几分诧异,“还好吧,我也没见过。不过那姑娘到现在差不多也该有双华之年了,原本相公是想着再拖上几年,等你们生儿育女了,让那姑娘知难而退。所以没先知会,还望弟妹见谅。”
“没事没事!”张大姑娘连连摆手,反替那姑娘担心起来,“那大哥方才怒气冲冲地过去,不会有事吗?”
卢月荷摇了摇头,“相公做事很有分寸,至多把那姑娘训斥一顿,把二弟带回来也就罢了。不过弟妹你若是想亲自处置,也由得你去。”
张蜻蜓可不想木奉打鸳鸯,野鸳鸯也不关她的事。不过有个问题,她却不得不关心一下,“那她的日常开销以后是不是也归我管了?”
呃?卢月荷真没想到,她在这个时候还能关心到这个问题,“这个倒没明确地说过,若是婆婆那儿不给,恐怕就得着落在咱们头上了。”
那先等着瞧吧,张蜻蜓连自己这头都没梳理好,也没空去过问那里的事情。
不过卢月荷最后也替潘云豹说了句好话,“要说起来,这事二弟其实真挺冤的,也算是好心了,没干什么坏事,却闹得满城风雨,硬生生地担下了这个虚名。他这人呀,就是脾气急,脑子一热,就什么都忘了,过后还得让人替他收拾一大堆烂摊子。”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