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祯娘传(2)作者:夏天的绿

发布时间:2018-04-22 13:04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天之骄子 朝堂之上
第71章 
  不论珍珠生意有多少人看着, 中间又有多少难处和敌手,这临近过年的, 终究还是要过年。顾周氏先头是日日与孟本商议, 有时还有苗延龄等人帮着参详。等到了数着日子要过年, 孟本这才回了海中洲, 中间与顾周氏信件沟通。
  顾周氏固然还要存很大一份心思在海中洲,但是别的许多事情也占据着她的心神——年下事多,各处查账也紧, 顾家又不是只有海中洲一处生意。除了生意上还有过年呢,难道上下不要她料理。
  真个不要, 见顾周氏这样辛苦,祯娘就接过了料理过年上下事务的担子。当时也是道:“这又不是为难的事情, 我自母亲身边见过好多回了,什么不知?就是真有不知的,娘就在跟前, 来问就是了。”
  顾周氏一听也是, 况且想到祯娘没个婆婆, 将来在周家这些事情就是她自己打理——别的当家媳妇一开始也就是掌管自己小院, 少有一开始就有大场面的。既然如此, 让祯娘试试手也是无妨。
  这时候也是在自家,不说有自己描补,就是最后还是有纰漏又如何?终归没得外人知道, 也没有丢丑。
  因此顾周氏便召集了家里上下奴仆,算是敲了敲钟:“你们可记着, 这一回过年全凭着大小姐安排。你们若是谁瞧着大小姐第一回做这样的大事,因此偷j-ian耍滑,可不要怪我不念着往日相处的情面。要知道在我面前有个纰漏,我可以不大计较,要是在大小姐面前有这个我却是会好好计较的!”
  底下奴仆好多都暗暗叫苦,一个是知道顾周氏这话不假。顾周氏爱惜祯娘上下哪个不知,相比祯娘这个女儿,她自己都靠后了,因此不是要比往常更小心谨慎了!另一个就是祯娘了,祯娘本就是一个精明的,哪里好糊弄。真有个不周全,再逃不过的,都等着吃挂落罢!
  只是如何心思百转,都是不能说一个不字的——为人奴仆的,像他们这样似吃穿不愁,体面的比外头中等人家还强呢。但是有一条也就定死了,连着一条命都不是自己的,更何况意愿!
  说过这一回,就由着祯娘打理过年事务。祯娘就带着自己房里的大丫头,把往年过年的例子找出来——往年买了什么用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是有数的,只要萧规曹随就是了。至于在这之上的不同,祯娘细细评估,记在册子上,有些自己料理,实在不通的就去询问顾周氏。如此这般下来,倒是容易。
  又是一日,正是眼见就要过年了,天上扯絮一般下起雪来。大雪下了一夜,到第二日白日就是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了。外头眼不见一点别的颜色,或者白色,或者零星夹杂一点黑色,这是树干屋顶的颜色。至于绿色之类,一点儿不见。
  祯娘这时候就在安乐堂的梨花橱里,母女两个这些日子都是忙碌,好容易同时歇一日,便一起打叶子牌——这叶子牌的好处就是这个了,一个人玩的,两个人玩的,三个人玩的,四个人也玩的。
  一个人玩就叫‘过五关’,是个小游戏,还能占卜一日的运道。两个人玩叫做‘梯子吊’,这梯子不是两条腿么,正对应两个人。三个人玩叫做‘蟾吊’,这蟾蜍正是三条腿。至于四个人玩,那便是最有名的‘马吊’了。
  两个人玩牌一会儿,各有输赢,只是最后还是祯娘这边的筹码多了起来。等到丢开叶子牌,顾周氏笑着道:“还是你们年轻人脑子快,我们玩这个就是比你们玩的多些——不过最近你们闺阁小姐也不戒这个,咱们这些人还拿什么比。”
  说着顾周氏就让丫鬟拿自己的首饰盒来,道:“既然是祯娘赢了,便按着说好的彩头来罢,从中挑选一样。”
  两人赌的是自己的妆奁盒,谁赢了就拿走对方妆奁盒里的一样首饰。虽然是自家母亲,祯娘却不会客气——这有什么客气的?左不过是左口袋倒腾右口袋的游戏,难道平常从母亲那里得到的首饰还少?或者首饰到了自己这儿与在顾周氏那儿不是一样的?
  因此祯娘认真在首饰盒里挑选,最后看中了一条金厢累丝十珠二十三宝石绦环。这绦环格外华美鲜艳,倒是更合适祯娘使用,精致的样式祯娘一见就喜欢。只不过拿起来才觉得不对——实在太重了一些。
  因此祯娘对旁边的丫鬟道:“拿个戥子来,我要称一称这个。这也忒重了一些,到底多压手。”
  称出来,祯娘看着戥子念道:“重一十四两一钱。”
  祯娘无话,旁边的丫鬟也是一个个咋舌。像是绦环这样东西都是系在腰间,是女子身上除了头上外最重要的一样装饰,单论单价说是最昂贵的意见也不为过。不是有一个并列说法叫做‘帽顶绦环’,正是指的男子和女子身上的值钱珍宝之物,宝石帽顶子与绦环。
  这绦环既然是系在腰间,重一十四两一钱就十分骇人了,就是不拉下腰带去,也该腰上坠得慌罢。一般这些绦环斗不过是三四两,重也不过□□两,似祯娘身上这一件金厢三宝叠胜绦环一件,才重二两九钱五分就是了。
  祯娘拿着这绦环看了又看,实在不知顾周氏使过没有,她是自觉不能用的了。顾周氏却是笑眯眯道:“这算什么,穿那些大礼服的时候就是要这样的才能压得住。况且那时候你全身上下都重的很,也就不觉得这绦环坠得慌了——实在觉得没得用处,这上头珠子宝石多,你自拆了打首饰穿珠花就是了。”
  说到这个顾周氏想起一事让丫鬟去取各色珠子来,转头与祯娘道:“做前些日子翻出一个穿过一半的珠子箍儿,倒是不记得是那一日做的下的,今日有空你替我做完,明日我出门吃酒好穿戴。”
  顾周氏自然不会差这一件珠子箍儿使用,不过是想着享女儿福气罢了。祯娘自然是应承下来,拿了珠子等,就着原本打叶子牌的小炕桌穿珠子。顾周氏就在一旁看着,母女两个随口说些家常。
  正这时候又婆子进来,是外头有人请见顾周氏。这也不是什么别的事,原来这些日子正当过年时候,自山西太原那边周家送来了年礼——都已经下过聘礼了,周世泽自然算是顾家正经女婿,这时候给岳家送年礼,自是理所应当。
  前些日子周世泽就有家里周妈妈钱妈妈料理了这些事情——这送年礼自然也有讲究,不是想到哪儿是哪儿的意思。这时候年礼大概由两样组成,本地特产和珍贵之物。前者还要包括最多的就是吃的穿的,这样家常。后头则都是金银玉器等,反正是如何贵重如何来。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