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弃妇扶摇录+番外 by:西瓜尼姑(三)

发布时间:2020-05-17 23:02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重生 爽文 宅斗 打脸

本站已更换域名,旧域名可能出现断章、缺章无法阅读等现象,热门全本阅读新网址请点击:弃妇扶摇录+番外 by:西瓜尼姑(三)

 
第134章 (二更)
沈清月要嫁给状元郎,前途无可限量。
大房毕竟跟三房有了罅隙,大太太不敢明目张胆地亲近沈清月,但也不想和沈清月结仇。
四房更是不必说,自打顾淮上门提亲之后,就多有巴结,只不过沈清月没有功夫应付,每每敷衍回去。
中秋佳节,沈清月在沈家待的最后几天,她们几个还不巴巴地凑上来。
方氏倒也大方,叫人多温了些酒,摆了几个杯子上来。
四夫人赵氏喝两盏酒就有些口没遮拦了,一时拉着沈清月的手夸说早知道她是个有前途的,一时又扯起家里的事来。
方氏连忙截住赵氏的话,问她:“老五媳妇怎么没来?今儿夜里花厅上好像也没见到老五?”
赵氏立刻横眉竖目,也不管还有四个没出阁的姑娘在场,指责起儿媳妇。
方氏扶额,和赵氏说话,什么都不该问。
赵氏将j-i毛蒜皮的事说了个够,末了还道:“她还闹着要和离呢,看我不叫老五休了她!”
沈清月抬了一下眸,和方氏对视了一眼,沈正越和五太太平日就多有口角,灯节夜里他们夫妻两个也闹得不欢而散,但是吵到要和离,还是头一次。
赵氏替儿子意难平,说话有些难听,方氏不想让小娘子们听这些事,就打发了人都走,赵氏醉醺醺的,也被丫鬟扶走了。
人都走干净了,沈清月还没走,她和方氏两人在屋里说话。
沈清月马上是要嫁人的姑娘了,方氏在她面前避讳就没有那么多了,她便无奈道:“夫妻之道,根在相敬。争吵多了,多好的感情都要消磨。”
沈清月点着头道:“……可不是么,不过两人暂时肯定离不掉的。”
前一世直到沈清月出嫁之后,沈正越和五太太有几次的确闹得难堪,但都没分开,三年后两人无子嗣才和离。
方氏道:“就算是和离不了,这样吵闹下去,日子过不舒心,不是两方都难受么!”
沈清月道:“没有办法的事,五哥哥进不了,嫂嫂又退不了。”
沈正越和妻子吵来吵去,重点只有一个,五太太当初看中了沈正越有眼力见,办起事又肯吃苦,便下嫁沈正越。
五太太嫁妆略丰厚,又是嫡女,这桩亲事是有些委屈的,偏她的其他姊妹都嫁得很好,压了她一头,她x_ing子又要强。嫁进沈家之后,她处处勉励督促沈正越。
但读书这事儿不是一时之功,沈正越半年不见长进,去年乡试又没过,五太太便有些着急,想要靠着娘家关系,给丈夫谋个出路,沈正越不肯,夫妻两人隔阂愈深,灯节夜那天,他俩吵起架都不瞒着人了。
这样的婚姻关系,注定越走越远。
方氏是有些惋惜的,她道:“我还记得你五哥哥跟他媳妇认亲的那日,两人如胶似漆……这才多久就这样了,你婶婶要是知道劝一劝,夫妻两人说不定还有回旋余地。”
沈清月摇了摇头,赵氏最是喜欢撺掇挑拨的x_ing子,她不给儿子媳妇添堵就是好事儿了,何况五太太三天两头就回娘家,根本不和她们这些人来往,便是方氏有心要劝,又从何处劝起。
就像前世的沈清月一样,她自己要躲着二房的人,烂泥扶不上墙,伯父伯母再心善,也帮不了她。
方氏也不说沈正越夫妻俩的事了,她问道:“你喜服试好了没有?合身吗?”
沈清月道:“十分合身。”
方氏笑一笑,拉着沈清月的手道:“倒想看你穿一穿的,懒得折腾你了,等你出嫁的时候,我就瞧见了。”
她想了想,又絮絮叨叨地嘱咐道:“虽然顾淮家里没有公婆妯娌,但我瞧着顾家对他不错,你将来少不得应付,商贾人家,精于算计,你不要怕吃亏,有舍有得。顾淮也是个x_ing子冷的人,可能不太知道体贴,他若能敬重你就好了。要男人体贴,本身是奢求,你若想要,就自己去求,不要指着他猜你的心思。
你原是要强的人,有些话可能不好意思对他说,但丈夫是你的枕边人,后半生要托付的人,是你应该去信任的人,有些时候,你可以示弱,温言软语也许更有用,包括以后有了孩子,你跟孩子说话也该这样,孩子亲你,做母亲的喜悦是任何事情都替代不了的。人要办法让自己过得开心舒服……”
屋子外朗月高悬,屋内烛火映照着的方氏和沈清月的侧脸,方氏的声音比寻常更温柔,沈清月听得极为仔细认真。
方氏说着说着,眼眶有些红了,好像自己的女儿要出嫁一样。
沈清月握紧了方氏的手,道:“谢谢二伯母。”
方氏抚上沈清月的手,道:“傻气的很,谢什么?”
沈清月补了一句,道:“也谢谢伯父。”
方氏笑容欣慰,她实在知道沈清月的意思。
方氏嫁进沈家是在沈清月出生之后,沈清月的身世,她原是不知道的,后来种种迹象表明,她是知道部分的,这事旁人不会说,自然是沈世文告诉她的。
沈世文毕竟是个男人,在衙门里很忙,休沐时间少,又要应酬,内宅的事他管照不到,只能托付给方氏。
家里的侄子侄女里面,方氏最照顾的就是沈清月,一则是她自己心软良善,二则是因为丈夫的嘱咐。
这些沈清月心里都知道的。
夜深了,沈清月应该要回去了,但她还坐着不想起来。
方氏便与她道:“舟姐儿的婚事退了。”
“我听说了,这是喜事。”
方氏蹙眉道:“但是事情来得有些太及时了,我总觉着有些奇怪。我与你伯父都猜想,是不是有人和赵家有什么过节,否则下手不会又快又狠。”
赵建安虽咬死了不认焦六娘是他外室,但焦六娘知道他身体上的一处特征,虽然后来赵家找了人证澄清说焦六娘是买通了人诬陷赵建安的,但赵建安还是惹了一身s_ao,风评败落得很快。
沈清月眉心一跳,顾淮的手段当然狠!但她有私心,此事涉及她的家人,赵郎君有婚约在身还养外室,实属活该。
她安抚方氏道:“赵家和永恩伯府是近交,以小窥大,永恩伯府敢做Cao菅人命的脏事,赵家恐怕也不是善茬,无意之中得罪了什么人也很正常。您不要太谨小慎微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