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德阳郡主(重生)+番外 by:深海里的云朵(下)

发布时间:2020-03-03 23:37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甜文 爽文 重生 强强
 
第78章 
兄弟宴客, 几个王爷皇子自然是要携礼庆贺的。
被降为郡王的傅哲没有来, 皇帝罚他闭门思过半年,但也派人送了礼。
傅哲是几兄弟中脾气最为暴躁的一个, 没有了他, 气氛和谐了许多,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午膳时殷长欢与几个王妃皇子妃公主坐在一块。
瘸了腿的大皇子封的是安王, 安王妃是众人中年纪最大的,x_ing情和善。二皇子妃和二皇子一样, 是个喜好书画的人。庆王妃则有几分冷傲,很看不上没有安王妃与二皇子妃两个,只是对殷长欢,她态度也没见多好就是了。
见顾如月跟在她娘身边要入席, 殷长欢对她招了招手,“来这桌坐吧。”
顾如月虽然是端王的未婚妻, 但还没成亲, 比不上殷长欢等人,要是殷长欢不开这个口, 凭她的身份是不好坐过来, 但殷长欢同样是皇家的未婚妻都能和王妃做一块,顾如月却没有, 传出去不好听。
安王妃笑着接话,“正是, 早晚都是妯娌, 提前熟悉熟悉也好不是。”
顾如月脸红了红, 她扭头看南阳郡王妃,南阳郡王妃对殷长欢笑了下,同时再次在心里可惜殷长欢不能成为她的儿媳妇。
“去吧,话不要多说,多朝郡主学学。”
“我知道了。”
顾如月走到殷长欢旁边,屈身便要行礼,殷长欢拦住她,不在意的道,“不用,行来行去没完没了的,什么时候才能吃饭”
安王妃揶揄道,“听德阳的,今日她可也是主人家呢。”
殷长欢脸都不红一下,笑着道,“那还要等半年。”
有皇帝亲自下令,又是给炙手可热的新王与最受宠爱的德阳郡主看日子,钦天监的人哪敢耽误,前两日就已经把日子呈了上来,皇帝传了叶桓殷长欢进宫,然后他们三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最近的日子,郑太后表是随便他们,都行。
安王妃一听便问,“可是定了日子了。”
“嗯,”殷长欢坦然,“明年的五月二十。”
“那你们几个的日子都隔得不久。”
平阳的婚期是在明年的三月,端王和顾如月是明年四月。
殷长欢:“那明年可就热闹了。”
平阳笑道,“你也不害羞一下,看人家顾县主,脸都红成什么样了。”
殷长欢白眼一翻,“说得像你脸红了一样。”
平阳撇撇嘴,顾如月羡慕的看着殷长欢在众人间左右逢源,但她也不是个胆子小的,只是害羞而已。想着温文尔雅的端王,她对平阳道,“叫我如月就好了。”
“那可不成,”平阳摇头,“要不了多久你就是我五嫂,我哪能直呼其名。”
庆王妃忽然笑了一声,y-in阳怪气的说,“长欢注定是皇家的儿媳,这才和端王爷解除婚约没多久,就找到了六弟。”
她问殷长欢,似乎真的很好奇,“长欢,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六弟的身份呀?”
庆王妃自认为以前端王是庆王最大的对手,现在则多了一个永王,所以对殷长欢和顾如月两个都看不顺眼。见她们说得高兴,就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殷长欢和这些人接触不多,哪怕是之前和傅怿有婚约的时候她也不耐烦和他们应酬,但不代表她怕了庆王妃。
放下筷子,殷长欢脸色一沉,“照庆王妃这逻辑,难不成解除了亲事的女子就不能再定亲成亲了?”
殷长欢的声音不小,又是一桌子皇家女眷,旁边都注意着这一桌,听到殷长欢的话都看了过来。
这边是待女客的地方,在坐的都是夫人小姐,大多数都是替女子考虑得更多,一听这话,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向庆王妃。
庆王妃有点恼,这殷长欢定了亲还是这么没有贵女风范。
“至于我知不知道永王的身世,”殷长欢故意停顿了一下,嗤道,“干卿何事?”
“庆王妃有这个闲心还是多顾着你家王爷一点,我听说庆王爷又收了个侧妃,看来用不了多久你就又能当母亲了。”
庆王妃气得脸色铁青,皇子这几兄弟,就只有庆王爱美色,就连英王都只有英王妃一个,皇帝也不爱给儿子们指侧妃。
因为这点,庆王妃最不喜欢和人讨论小妾姨娘的问题。
殷长欢骂人专揭短,气得庆王妃想摔碗走人。安王妃是长嫂,连忙拉住庆王妃,劝道,“长欢一直都是这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哪里用得着大惊小怪。”
庆王妃更气了,她大惊小怪?
“再说了,这可是永王府第一次设宴,你要是走了回头父皇知道了也不好啊。
庆王妃嘀咕了两句,顺着这个不太平整的梯坎下了,谁叫皇帝宠爱殷长欢没了下限。
……
纪莹莹和叶薇坐在一起,见旁边殷长欢那一桌这么热闹,她悄声对纪莹莹道,“郡主,都是我不好,我也是表哥出事之后才知道他的身份的。”
埋头吃得正欢的纪莹莹抬头,想了想,哦了一声。
以为纪莹莹会很生气的叶薇惊了,不敢置信那么喜欢叶桓的纪莹莹反应居然这么平淡。
“郡主,那你……”
“以后这样的话不用再说,”纪莹莹打断叶薇的话,“他都定亲了,让人听见不好。”
而且叶桓又不喜欢她,一想到这点纪莹莹就好气,瞪了隔壁桌的殷长欢一眼,把碗里的j-i腿当做殷长欢的手,狠狠的咬下去,那副狠样,似乎要把碗都给吃了。
叶薇听到纪莹莹的话愣了下,而后再看到纪莹莹吃j-i腿的样子,她觉得纪莹莹说的应该是气话。
以前叶桓身世不明的时候她都喜欢,现在叶桓成了王爷表哥她怎么可能放弃。
叶薇看了对面的叶蘅一眼,大房的人肯定早就知道叶桓的皇子身份,她想不通叶蘅为什么不嫁给叶桓,有祖母说和,一定可以的吧。
皇帝与世家的关系,只靠看不见摸不着的恩情怎么可能长久,唯有血脉与子嗣才是真的。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