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后成了皇叔的掌心宠+番外 by:飞翼(三)

发布时间:2019-12-02 18:57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甜文 爽文 重生 打脸
 
第87章 
有那么一刻,楚王眼前出现的是燕宁怯生生却只看着他的脸。
嘈杂辉煌的宫中酒宴上,金碧辉煌,皇族汇聚,然而那个漂亮妩媚的小丫头的眼睛却只会落在他的身上。
她的眼睛里谁也看不进去,映照着后宫的辉煌璀璨的灯火,只看着他。
她只给他一个人做了醒酒汤。
又小气又天真。
可是却叫他知道,她把他记在心里。
而且心里只有他一个。
那一碗只属于他的醒酒汤,除了他谁都没有,是只属于他的独一无二。
还有小丫头明媚的笑脸,本也应该只属于他。
楚王的脸色僵硬,坐在座位里许久都没有说话。
“是么。”许久之后他淡淡地说道。
“就是这样。”皇帝见楚王的面色微沉,虽然看似面无表情,然而眼底却带着几分压抑,想了想,决定再帮这不肯娶媳妇儿为皇家开枝散叶的王叔添一把柴,笑着说道,“明明朕才是最与她亲近的,最喜欢她的人,可是她却不知道朕的心意,反而与朕疏远,真是痛彻心扉啊。”
他微微摇头,楚王却已经冷冷地起身说道,“多谢陛下提醒。”他在皇帝仰头含笑看着自己的目光里并没有多说什么,抬脚就出了宫,径直回去了自己的楚王府。楚王府里并不寂静,到处都是楚王府的侍卫,然而楚王在此刻,却只觉得突然缺失了什么。
王府与自己的心似乎都空荡荡的。
他的眼前闪过燕宁对自己的无数的面孔。
笑呵呵的,欢喜的,快活的,哭巴巴地追在他身后。
可是为什么,他每一次都会回过头去,停住脚步等着她走到自己的面前?
他对她这样耐心。
无论她对他说什么,做什么,他都在倾听。
楚王站在王府中的空地上,沉默许久。
今日,为什么当听说十一公主要见沈言江,他就不由自主地跟沈言江出了京郊大营?
他就这么想见燕宁一面?
甚至他本能的驱使,超过了他的理智还有认知。
原来他的身体比他的理智还要诚实。
“王爷?”见楚王站在空地上,顶着日光半晌不语,仿佛是在沉思,何泽无声地走过来低声问道,“是陛下又有难以决断的事么?”他觉得楚王最近仿佛藏着心事,只是作为属下,何泽也不好说什么,倒是在一旁笑着说道,“不如属下去和表姑娘要些书信来,王爷看了心里也轻松高兴。”
燕宁的信虽然总是厚厚的,会叫楚王十分唾弃,然而其实楚王全都耐心地看过。何泽从未见过自家王爷会这样认真地对待过其他的人,那一封封只不过是一个小姑娘蠢兮兮的日常,贫乏得近乎白开水,然而楚王却细细地看过,然后还点评。
在何泽的眼里,燕宁是会叫楚王高兴的孩子。
因此当看见楚王最近似乎心情不大痛快,他就想到了燕宁。
燕宁的书信是不会断绝的,只要他去,必然会有。
楚王顿了顿,眼神晦涩不明。
“我这么喜欢燕宁的书信么?”楚王转头,眼底闪过片刻的暗沉,在何泽茫然的目光里问道,“我对她格外好么?”他一向只以为自己对燕宁不过是与对旁人一般无二,最多……也只不过是多几分忍耐,毕竟哭包么,不忍耐哭包几分,哭包只怕连这天下都要哭成汪洋。
他一直这样告诉自己,可是如今他霍然就想……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只不过是当燕宁可怜,当燕宁是一个需要庇护的孩子,那么为什么当他回到京都,发现燕宁已经不像曾经那样胆小软弱的时候,他依旧对她还会百般忍耐。
曾经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小丫头,不知在何时已经成为笑容快活,甚至敢在宫中直接给沈言卿一巴掌的不吃亏的女孩子。
然而为什么在楚王的眼里,她依旧是需要他保护,他却排斥她被别人保护?
“王爷对表姑娘难道还不够特别?”何泽见楚王没有说话,似乎不知在想些什么,想了想便说道,“王爷对表姑娘格外耐心。王爷您也想想,若在您面前的不是表姑娘,而是另一个美人,她哭起来的下一刻,您还不直接抬脚踹过去了?”
楚王最不喜欢的就是女子的哭哭啼啼,然而燕宁却可以抱着他的手臂,把眼泪都揉进他的衣摆里。这样的与众不同如果不是特别,还有什么呢?“王爷还知道表姑娘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表姑娘的生辰,您还特意预备了礼物……您又记得几位贵人的生辰呢?”
何泽的话叫楚王沉默起来。
“我……一开始真的只当她是小辈。”楚王艰难地说道。
只是或许是他回到京都,或许是在自己生辰的时候燕宁千里迢迢送来的生辰礼,也或许是她的那么多的书信,他在他都不知道的时候变了心情。
他此刻觉得自己有些可耻。
因为知道燕宁对他的依赖,所以借着她的信任,就对她变了心意,甚至在她无知无觉的时候,自己有意接近她。
原来这才是自己今日跟着沈言江去见燕宁的理由。
他想见她,仅此而已。
“不然呢王爷?”见楚王说出这话,何泽觉得有趣,又觉得奇怪得很。
这不当小辈还当什么?当祖宗不成?
只是今日楚王的脸色格外不同寻常,似乎带着几分隐忍,何泽便笑着说道,“我去国公府看看去,也不知表姑娘有没有等着急了。”他笃定了燕宁必定会写了许多的书信给楚王。楚王薄唇微微抿紧,露出几分严厉与端肃,明知道自己应该拒绝,然后离燕宁远远的……她那么年少娇嫩,身边簇拥着的都是与她品貌相当的世家少年,然而他呢?
楚王垂目,没有说话。
他没有阻拦何泽。
此刻,楚王的眼神晦涩不明。
他半生公正,从未做过任何卑劣背弃良知的事,可是只有这一件事。
只有燕宁……哪怕千夫所指,一旦他想通了自己的感情,就不想停止。
明明知道燕宁值得更好的,可是他却不想把她拱手相让。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