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重生陆如萍 by:养心殿(上)

发布时间:2019-09-10 17:39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种田文
 
 第1章
 
她这一生,沧海桑田,享过富贵,历过坚难。几十年过去,直到寿终正寝。最后看一眼围绕在床过边神情悲痛的儿孙们,以为终于可以歇息了,安心地闭上眼。谁知还能再睁开眼,面对的不是地府或天堂的圣光鬼火,而是一张金色大床的床顶子,她迷茫地眨眨眼,入目的并不是幻觉,还没结束吗?还是又一场所谓的命运正等着她?
 
脑中瞬间涌现的记忆让刚坐起的她一阵晕眩,只能再倒回床上。过了好久,头不再混顿的难受,她也出了一身的汗,短时间内被迫观赏一个女孩19年压缩的经历,没什么代入感,到像是一场六七十年代拍出的老电影一样,画面虽然是彩色的,却透着一股动荡年代特有的荒芜味道。
 
她父亲是纵横东北的一个大军阀,家住在东北一座封闭的大建筑里,有亭有院有花树。每房姨太太领着各自的孩子自成一个院落,她妈是父亲的最后一个老婆,也是最得宠的老婆。,连带的生的四个儿女也比别的孩子受重视。女孩子们,特别是安静温顺的如萍一年也出不了一次门,和其他兄弟姐妹一起接受家庭教师的辅导,是个真正的足不出户的大小姐。
 
九一八之后,陆司令带着两房妻妾和李副官一家从东北逃难到上海,她母亲手段高明,挤走了和她不一心的李家和老爷子的另一房妻女,成了说一不二的女主人,同陆振华带着她生的四个孩子住在上海法租界。
 
父母们宠溺最小的儿子尔杰,对两个女儿不太关心,不过兄弟姐妹间的感情却非常好,如萍善解人意,温柔乖顺,哥哥妹妹有事都会找她商量,各自上班上学,日子也很平静。每当另一房的女儿来拿生活费,都能打破这种平静,母亲雪琴泼辣,时不时地添油加醋讽刺给脸色,那房的女儿也不是省油的灯,每次都忍不住针锋相对,陆父偏心小老婆,总是不欢而散。想开点,这种每月一次长达六年的重复戏码,也算是生活的一种调剂。
 
她一个下午都因记忆的涌入而昏昏沉沉的,其间隐约听见一个干净的男声在焦急地叫“如萍,如萍!你怎么这么烫!”不时用冰凉地手往她额头上捂,好几次她都差点被冰得醒过来,可是到底抵挡不住记忆的漩涡,只是越陷越远。
 
时近傍晚,她彻底清醒过来,也搞清楚了状况,她成了上海陆家的小姐——陆如萍。很流行的一部电视剧角,曾经的电视上循环播放过无数遍。时隔多年,她还能记着大概的剧情。她真恨不得自己这是一场梦啊,1935年!真是个青黄不接的年代。中国这片广袤土地,已经被糟蹋破坏个遍,满目苍夷。
 
她的住处——上海的租界目算得上安稳,这种歌舞升平的日子,还是靠着外国人有面子。
 
下了床,走到窗前拨开窗帘,将窗子向外推开,清凉得有些冷的空气迅速涌了进来,带着一丝雨后的新甜和桂花香,冲散室内让人安逸的暖香。西方的落日透过云层绕出来,满天的桔红霞光。
 
向楼下望去,院子收拾得整洁干净,只有一道浅浅的汽车轮胎印通到西边的车库,水泥路两旁混种着一些茶花和扶桑花,被雨打过后更加剔透可爱,院中央的喷泉上装饰的天使看起来纯洁娇憨。
 
正在她对着新环境打量时,“咚咚”两声敲门声传来,没等她开口,门就被从外面推开。
 
尔豪看着如萍不时躺在床上而是站在窗过先是一愣,随既皱眉把人拉回床边,扬声说:“你怎么站在窗口,才下完雨冷着呢,自己发烧了都不知道!”
 
她听他的声音,正是下午大呼小叫的那人,相英俊的面容熟悉又陌生,正是如萍的哥哥尔豪,现实中却是第一次见,不过却有种熟悉的亲近感觉。尔豪见妹妹表情呆滞,手又摸她的额头,有些懊恼:“果然还很热,看来把周医生接来是对的。”
 
想到刚刚自己对她口气有些生硬,这样对待病中的妹妹不好,放柔了声音说:“我先进来看看有没有不方便,收拾一下,一会儿周医生和爸爸说完话就要上来。”他扫了眼屋子,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尔豪心里认定如萍这次病得不轻,因为依她那善良的x_ing子,今天依萍又来并且把事情闹得那么大,她不可能不下来圆场。而今天没有如萍当这个润滑油和事佬,全家没有一个人给撒泼的依萍说好话,依萍果然招惹了妈妈也激怒了爸爸,不仅她自己吃亏不说,还把老爷子气得发了场火,动了许久不用的鞭子。
 
如萍被尔豪不由分说地塞回床上,听他说起她错过的事,挑眉道:“什么鞭子?”
 
尔豪以为她关心依萍伤势:“放心,爸只是给她点教训,擦破点皮而已,你知道爸爸若是认真下狠手,大男人都抗不住。不过,那丫头也真欠教训,爸说一句她顶十句,什么难听说什么,我还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火。”陆司令一生发号示令,对手都得敬三分,没想到竟栽在了自己女儿手里。
 
如萍垂下目光,依萍的伤势她不在乎,又不是她抽的,该着急的人自然不是她。如萍在暗自庆幸,还好这是剧情才开始,这妞儿还没陷进姐妹争一男的三角恋里,不然,她会先纠结死了。
 
据她所知那个依萍个x_ing倔强冲动,也很有正义感,说活却不太过脑子。现在她的威风初露,日后就是个炮仗,挨谁炸谁,威力一次比一次厉害,这边会被她弄得j-i飞狗跳,送到前线说不定能发挥她最大的功能。
 
如萍还要在这战火乱飞的年代生存下去,不能出师未捷被误伤。
 
家庭医师周医生是个和气的中年人,同雪琴一起上楼,拿出体温计和听诊器,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如萍知道是自己适应那些记忆才引起的虚弱,随便吱唔了过去。周医生下结论:“天气变化,着凉了而已,多喝点姜汤发发汗就好了。”留下两包药,就收拾东西走了。
 
王雪琴让尔豪送医生下楼,在她床边坐下来,看着她吃了药,难得好心情地揶了揶被角,说:“我已经给你的同学打过电话,让她帮忙请假,念不用那么用心。行了,说多你又嫌我啰嗦,你休息吧,老爷子还没顺气儿呢,这一家子人,没一个是能让我省心的!”话是这样说,眉间却带了些幸灾乐祸的喜气,刚刚陆振华鞭打依萍,她可是出了口恶气。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