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情深深雨蒙蒙同人)重生陆如萍 by:养心殿(下)(5)

发布时间:2019-09-10 17:39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种田文
 
他们深切地认识到,房子里有个女生,整个气氛就是不一样,就能盈造出特别的舒适气氛,和一群大男人在一起的感觉很不同。而且如萍闲时连房间都帮他们打扫了一遍,屋子里再加上饭菜的香味,实在让人像在家里一样舒服。
 
就连何桓也收敛了接连几日的愁眉苦脸,不知道他是真的看开了,还是不想在某人面前表现出他失落的样子。
 
尔豪坚决地否掉:“借你们一天就不错了,我可舍不得妹妹给你们当保姆用。”
 
如萍眨了眨眼睛附:“没错,他们真的缺一个保姆,尔豪你不知道,我在门后找到他们掉下来三个月没洗的床单,差点认不出来……”
 
蒋修文闻言眯了眯眼睛,他现在的心里活动看来不适合跟尔豪分享,因为他正想着,怎么把如萍绑回家,当他一辈子的保姆呢。
 
杜飞立刻跳起来,哭丧着脸阻止如萍说下去:“大小姐,说点别的吧,求你了,我们也有好的一面吧,比如煤气灶火特别旺大吧,很好用吧?那可是我改的。”
 
如萍无奈地摇摇头,这东西有自己随便改的吗?
 
何桓从他的卧室里走出来,一时间几个人都敛了笑意,他好笑地说:“怎么了,你们继续,什么时候多了不能在我面前谈笑这一条规矩?”
 
几人闻言表情不一,杜飞夸张地用手试了试他的温度:“天呐,桓发烧了?要不就是你……恢复正常了?”竟然可以开玩笑了,他都多少天没见到他的笑模样,所以条件反s_h_è 地一见到他就表情严肃起来。
 
何桓摊摊手说:“我没有发烧也没有不正常,所以,你可以认为是后面那个猜测,虽然我一直都认为自己很正常。”几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到他缠着绷带的双手上,他却没注意到,而是转向如萍说:“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如萍还没有吭声,手上先一紧,显然这力度是一直拉着她手的蒋修文施加的,如萍笑了笑,用另外一只手安慰地拍了拍他,朝何桓点点头:“好啊,乐意奉陪。”
 
她率先起身向露台那边走过去,何桓随后跟了过来,嘴角带上一抹苦笑,在这边说话屋里的人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讲什么,但能看得到,看来如萍真的很在意那个小子的情绪。连离开视线之外都不愿意。
 
露台和厅形成两个独立的小空间,没有了屋子里的收音机声,现在天色已经晚了,外面偶尔行车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倒显得格外寂静。何桓胳膊交叠地搭在露台过缘,看着下面走过的行人和车流,如萍抱着手臂安静地等了一会儿,见他还是一味地沉默,决定先开口:“桓,你想谈什么?”
 
何桓看起来很沮丧的样子,“听说陆伯母出院了,她现在的身体怎么样?”
 
如萍沉默了一会儿说:“她年纪大了,又做了手术,医生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要调养几年。但是要想恢复以前的健康基本不可能。”
 
王雪琴这次身体受了大损伤,她亏了气血,不论吃多少补药,脸色直到现在还是苍白着。但是整个人的心态与以前相比好了很多,像是脱掉了什么包袱一般。开始关心起家里人的心情,没有之前那么唯我独尊,梦萍现在和妈妈的关系就很好。雪琴现在对阿兰她们也和气了很多,最主要的是,她和陆振华之间前所未有的和谐了起来。不过如萍不觉得这些有必要向外人讲起,想来何桓也不过是随口一问。
 
何桓神色低落:“这些日子里,我有过好多矛盾和争扎,心里想过好多问题,包括时局和一切,我想到以前无知做出的错事就愧疚难当,对陆家造成的伤害,对你造成的伤害,我有必要说一声抱歉,希望你能原谅。”
 
如萍听到他提起这个话题到有些意外,避重就轻地安慰道:“你不用自责,这是陆家的家务事,跟你没什么关系。”
 
“说真的我一直以为你和依萍很相配,没想到你们会这么快分开,也许这只是暂时的,过不久你们又会重新在一起了。”她不知道这些安慰的话有没有用,不过,她知道这个是事实,如果现在能让他好过一点的话,她不介意透剧。
 
何桓苦笑着摇摇头:“我对依萍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我们之间早就没未来,我们的开始就注定了这个结局,这不是一场恋爱,只是一个骗局而已。如萍,也许你还不知道,她这么做只为了抢走我,伤害你而已。当然,也许她做得太早了点,所以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日记里记得很清楚,她说会笑着看你们所有人哭,我为成了他报复的工具和帮凶一直感到不安。”
 
如萍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何桓见她这种反应有些不能理解:“你这种平静的反应,是不相信我说的,还是没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
 
如萍对旧事不想重提,笑了笑:“她没做到不是吗?没有人能真正一帆风顺,生命里总会有意外和挑战,只要越过了战胜了,谁还会纠结于这些都是谁给的呢。我相信我的家人都足够坚强,事实上他们也都努力的从困境中走了出来。”
 
何桓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说:“如果依萍也像你这么豁达就好了,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如萍,你现在过得幸福吗?你,恨不恨她?”
 
如萍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豁达的人,她对于不在意的人,从来不会多下功夫,这一点蒋修文和她很像,两个自私鬼正好凑成一对。她向厅看去,正好对上蒋修文看过来的目光,她能看到他目光中传递的安抚。
 
如萍心里升起一片暖意,正视着何桓说:“你我对幸福的定义也许不同,对于我来讲是的,现在我很幸福。至于依萍,我不恨她。”如萍对她就从来没有真正在意过,虽然时常来她们家搅局,那也是有因果关系的,陆父和雪琴不仁在先,也怪不得人家来报复,如萍对她连在意都谈不上,更何谈恨呢。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