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军医/重生之那谁+番外 by:达娃(上)

发布时间:2019-09-03 15:04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种田文 军旅 重生 高干
 
【文案】
莫道穿越好,穿越呱呱叫,穿越不如重生好
最起码重生,重头再来一遍自己的人生,那是熟练活
可穿越,穿到别人的身上再活一次,这可是技术活
 
内容标签:种田文 高干 重生 军旅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秋言(陈珊) ┃ 配角: ┃ 其它:再生军医高干
 
☆、第一章
 
2012-2-26冬,陈秋言坐在W市自己单间租屋内对着电脑发呆,30岁没嫁出去的女人或许可以说的上是老女人了,但陈秋言天生长着娃娃脸,出生在教师之家的陈秋言人生就像白开水般,一点味道都尝不出来,从小学到大学一次恋爱也没有过,出了学校进入社会,跟天下大多数女人一样,平平淡淡,,工作不好不坏,做的最出格的事便是没有同父母商量便是离开家乡跟着男朋友跑到现在的W市工作,也因为这个原因,三年的恋爱总是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最终以分手而告终。
那次的恋爱过程就像一个里程碑树立在陈秋言的心中,直接导致她爱无能的心里转变,毕竟从懵懵懂懂到爱情花开再到爱情不再,这么长的时间投入这么多的感情结果却是一场空,那谁还再相信爱情这种东西。
后来,陆陆续续又谈了几次,有同事,有朋友介绍或偶尔的艳遇,结果都是失败而归,或许,从那次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在恋爱中放入过自己的感情,所以结果什么的也在意料之中。
陈秋言学的是建筑设计,可毕业后却做了广告设计,这也是可理解的,专业的转换其实来源于现实生活,没什么没钱,现实总教会我们理想跟实际的差距是多么遥远。
而陈秋言也在不停的工作失业然后再工作,一家公司换另一家公司,不是没想过回到家乡,这样至少有着父母的庇护会好一点,但是早几年还会,但30岁的她却不敢想,面对父母每次的询问,男朋友或工作,都无颜以对。这是陈秋言的最后一点脸面,只有自己默默的支撑。
陈秋言没什么爱好,应该说除了喜欢对着电脑就没什么能让她感点兴趣了,而唯一的兴趣也是为了钱而培养出来的,那就是编程,因为可以在网上直接跟客户联系而不用那么风里来雨里去,爱好和钱再一起这是让她最欢喜的。
最近账户又多出几千,陈秋言总想着去旅游一趟,或许来个艳遇或许可以调节一下心情,但到最后还是没去成,因为这钱已经被驾校收去了,可能是一时的冲动,同事三三两两的天天在耳边谈论着,现在学车越来越难,现在学车越来越贵,现在学车越来越多,不会开车就像不会上网,已经快变成人生所不可缺。陈秋言最喜欢做的事便是随大流,那就报名吧,钱交了后悔了也晚了。
W市不大不小,但天天变个样,04年的时候房价还是2000左右,而11年那个房价快变天价了,市内每平米万元出头,郊区也达到8500左右。交通发达,生活环境优美,是个宜生活的城市,而临近的就是众所周知的国际化大都市S市,所以驾校多如海,学车的人更是多啊多。
陈秋言不得不承受冲动带来的惩罚,那就是每个周末勤劳的出现在驾校,那是一种花钱受罪的最高境界,心里跟身里同样遭受着折磨。
后来有时总想,她要是没一头发热的去学车,或许她的人生就不是另外一种样子了。
 
 
 
 
☆、第二章
 
5月初,陈秋言很早的待在钱巷小区出口等待着,顶着黑眼圈,心情有些忐忑。说实话这么多年风雨过来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能让她有些不安,但大多数人都知道,对于学车的人来说,考驾照总是有些紧张的,不管你的年龄是大小。
上了教练车,一路又停了两次,接到甲小姐和乙先生就往考试点开去,这次是去考内场考,听说以前可没这么多次考试,现在的社会车多了,考试的次数也增加了。其实考试很简单但对于这么多年没进过考场的人来说总是有些紧张,不过除了心情波动比较大外,陈秋言倒发挥了平常开练的水准,到了下午在院子里开了一圈,有惊无险的通过了,回程比较开心,她便央求老师让她开两把试试,别说,这车就是要胆大,这一路速度飙到80,等回到出租屋,那刺激的感觉犹存。
或许总惦记开车的感觉,吃过晚饭便打了个电话给老乡周姐,借她的车再练练,这一练就练出事了,郊区路灯下,陈秋言准备开车回头,对面来了辆车,速度快,灯刺眼,她一下就懵了,随着头部刺疼就一下子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陈秋言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着,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全身无力,腿部麻木,是的腿部有疼痛感,空气轻抚着漏露在外的皮肤,鼻尖闻到空气中青Cao的味道,喉咙有着刺痛。
没有忘记最后面对那刺眼的灯光以及那头部的刺疼,那么自己这是在医院,自己被救活了,不,不对,这不像医院,确切的说这不是陈秋言每次感冒吊点滴的大众病房。满眼的军绿色,这像在旅行时的营地帐篷里,感觉上身及头部没有明显的疼痛,慢慢坐起身来,左脚上绷带缠了一圈一圈,入眼的是整齐的床位,床上放着大学军训时叠的四方军绿被子,床位一共两排,每排六个,帐篷里没有人,周围很安静,一切这么陌生,眼前的状况更让她忐忑不安。
这还是出车祸后该去的医院吗,什么医院是这样的。这时候她才正视自己身体穿着,短袖迷彩衫,迷彩长裤,左边那裤口卷到膝盖,这一切告诉她是多么的不对劲,看这放到眼前的双手,这不是她的手,手心有老茧,看向胸,这也不她的32D的小笼包,明显比她发育的好,这不是她的身材,不是这样的,最起码看向那笔直的长腿,她那典型的o型短腿什么时候可以这么修长,如果起身的话,这身材起码有165左右,头发不对,以前眼睛能清晰看到的波浪长发,现在只到耳朵边了,更不对的是,自己那250的近视眼现在不带眼镜连床头的数字都能看清,难道出个车祸,全身都给整型了。
重新躺下后,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怎么样都记得夜晚开车时的情况,记忆那么明显,可现在的自己更像在军营,而不是心心念到的医院病房啊。
她这是穿越了,明显不是自己的身体,那种伪和感,明显不是医院病房,随即便想到远在家乡的父母,还有出车祸的自己的身体,到底有没有死,周姐的车有买保险吧,这里又是哪里,应该是自己生活的那个世界吧,年代不会久远吧,可别玄幻了,这身体到底是谁,这个身体里的那个谁又到哪里去了,一下子有些心烦又觉得有些恐惧,对未知实物的恐惧。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