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于康熙末年 by:雁九(一)

发布时间:2019-09-03 15:03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内容简介:
一梦醒来,面对三百年前的江宁织造曹府。
康熙渐老,大变将生;九龙张目,蓄势待起。
不知几家繁华似锦,几家大厦将倾,江南曹家盛极而衰。
为了亲人,为了自己,重生的曹颙认真地生活着……
 
 
【第一卷 世家子】
楔子
“早说了天热,学堂那边先停停,偏偏的让老爷扭着送到学上去,如今正是酷暑,外边的日头大人都受不了,何况颙儿的身子骨自幼又不好!”略带埋怨的女子说着。
“我也没法子,老太太宠得太厉害,谁家的孩子六、七岁进学堂,颙儿已经满七周岁了,还整日里在内宅厮混,若不严厉些,长大可怎么了得!”中年男子的声音。
李雍躺在床上,听得迷迷糊糊,只觉得浑身酸软,想睁开眼睛,眼皮却重似千斤。用了半天的力,才睁开一点点。顺着眼缝看着,心中却已经惊涛骇浪。
入眼先是褐色雕花房梁,轻轻扭过头去,满屋子的古香古色,比那红木博物馆里展出的家具还要古朴,一个穿着淡青色锦缎衣服的女人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低头啜泣,看不清五官,只是头上的珠翠微动;不远处有个人一袭长衫背对着身子站立,那黑油油的垂在脑后的,可不正是一条辫子。
这并不是李雍第一次见到这种辫子,电视中所有的清宫剧都是这样演的,他怎么可能不认识?所不同的是大陆历史剧辫子头的前额是青瓢,港台剧除了辫子前额还能梳个分头、染个头发什么的。
正思量着,却听到一个声音。“长房就这一个孙子,老太太宠宠也是人之常情,何况颙儿又是个懂事的!”女人一边拭泪,一边辩白,因此没有注意到床上的小人儿有什么异样。
“哎,不是大夫瞧过了吗,只是中暑,养两日便好了!倒是老太太那边,要想个法子瞒下来,省得她老人家着急,怎么也是将七十的人了!”那背对着身子的男子,抬起手来拍了拍脑袋,叹气道。
李雍更加迷糊,又是儿子,又是孙子的,这是怎么回事?正想着,就听屋外传来冷哼声:“把我的宝贝孙儿逼成这样,现下倒要来装孝子,真当我老婆子是瞎子聋子不成?”随着说话声,一个略显富态的老妇人在丫鬟婆子簇拥下走了进来。
一身青纱地彩绣折梅枝金寿字的宽袖长衣,外面罩了蓝缎绣云鹤的坎袖褂子,满头白发在脑后梳了个发髻,头上只有两朵翡翠材质的梅花簪子。那屋子里的两人赶紧起身见礼,口里连说:“老太太!”
那老妇人满面寒霜,理也不理,直接奔着床这边走来。她身后的丫鬟婆子身子都矮了下去,道:“老爷安,太太安!”
那老爷挥了挥手,打发她们出去。那被唤做太太的少妇则跟着老妇人身后,想要搀扶,那老妇人却停下脚步,望着那太太,语气很是严厉:“当爹的‘孝敬’,当娘的也太过贤惠!男人家粗心,女人家就不知道仔细些,好好的孩子,倒让他受这些个罪!”说到这里,指了指房角的冰盆子:“还不叫人端了去,颙儿的身子弱,就是过了暑气,也不能直接用冰!”
那太太红着眼圈,应声叫人撤去冰盆子。那老妇人又斜着眼睛瞪了那老爷一眼,才转身到床边来,看到床上那小人醒了,脸色寒霜散尽,已经是满眼慈爱。
李雍望着这个老妇人,这就是那两人说的“老太太”,莫名其妙的,不知为何心底多了几分亲近之意,脸上表情也不知不觉柔和下来。
正琢磨着,他的身子已经被那老妇人拥在怀里,耳边是喜极而泣的声音:“好孙儿,醒了就好,还是到祖母那边歇去,放你在这院子,老婆子可怎么放心!”
李雍浑身一颤,怎么回事,难不成他们口中的“儿子”、“孙子”的竟是自己不成,脑子立时清醒许多。
被吓的不仅是李雍,还有那老妇人。
见孙儿眼睛直直的,满脸骇色,再没有往日的乖巧伶俐,心疼得不行,她顺着孙子视线望去,见站着的那老爷,只当是儿子教子严厉吓坏了孙子,顿时恼得不行,呵斥道:“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出去,真要唬死我孙儿不成?”
这边的李雍只觉得头疼欲裂,抬起手来想要揉揉太阳x_u_e,却被那细细的小胳膊给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多想,只觉得眼前一黑,人已经晕厥过去。
第0001章 曹家
在江南,提到曹家,大家未必以为就是江宁织造府,毕竟天下姓曹的人多了去。但提到江宁织造府,人人却都晓得那就是曹家,是江南最显赫的世家之一。
从康熙二年,内务府在江南设织造府,第一任织造曹玺到江宁任职至今,已经过去了三十九年。十年前,曹玺病逝,蒙今上恩典,其长子曹寅子承父业,继任江宁织造。
江宁织造府同寻常的衙门差不多,前面是公衙,后面是私府。不同的是,后院中路正堂都空着,东路的花园子与几进院子亦是,只有西路五进,住着曹寅的家眷。
因重重的院子套院子,倒也不显得拥挤。
西路最里一进的院子,就是曹寅之母曹孙氏老太君的住处。
进院先是书写着千百个“寿”字的影壁,影壁后是宽敞的庭院,院子中间是湖石堆砌的假山,假山四周环绕着浅浅的水池。
水池中金鳞游弋,水面上两只大白鹤傲然站立,偶尔低下头来,叼了水池里的鱼吃。
五间高脊青瓦灰石的正房,门口挂着御笔亲书的“萱瑞堂”三个大字。正房两侧是长廊,一边连着院门,一边通到后院小花园。
正值盛夏,各院主子都午睡,丫鬟婆子也自然熄了声响,只有几个在院子中粘知了的小丫头,干完了手中的活计,歪靠在西廊下,打着瞌睡。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穿着银色长衣的男童轻手轻脚的从房里走了出来,站在东廊下,望着水中的白鹤发呆。
若是有丫鬟婆子们看到,定要上前巴结,因这男童就是府里老太君的心肝宝贝儿、老爷太太的独生儿子曹颙。
实际上,此曹颙已非彼曹颙。在三日前,一个名叫“李雍”的、几百年后的魂魄在这个身子里苏醒。两人名字虽听起来读音差不多,人却差了不知千万里。一个是生在清朝豪门大院的满七岁的世家小公子,一个混在现代律师事务所的二十六岁的办公室文员。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