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于康熙末年 by:雁九(二)

发布时间:2019-09-03 15:03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第0090章 死士
脚步声在门外就顿了顿,突然门被推开,接着随着一声闷哼,火折子一晃而熄,钢刀入r_ou_之声清晰可闻。魏黑手中刀快,片刻就已经解决了一个,魏白咳嗽两声示意曹颙别出来,随即也冲了出去。
院中影影绰绰,来人大概有五六个,将魏家兄弟合围圈中,纠斗一处。
另有一人,根本不管打斗,径直往屋内来了,忽然察觉门后有人,挥刀便砍。
曹颙身子轻轻一闪,避开对方的袭击。刀刃砍在门框上,顿时木屑四溅。那人抽出刀,还想再攻,曹颙已经飞起右脚,正中那人腕子,将他的刀踢落。
钢刀落地的声音在子夜分外刺耳,魏家兄弟不放心曹颙,都想奔这边过来,可是被缠得死死的,抽身不得,只好放开手脚厮杀,以便尽快脱身。
那人见曹颙手上没有刀剑,并不把他放在眼里,眼角余光盯着曹颙,俯身去地上捡刀。曹颙趁机左手虚晃,右手照那人脖颈挥去。那人听他掌风无力,本混不在意,只稍一偏头,不想曹颙右手袖中暗藏了匕首,这一击匕首c-h-a进了他脖颈后,卡在骨r_ou_缝隙中。
那人吃疼,怒吼一声,也不去理会脖后的匕首,杀气腾腾的舞着钢刀砍向曹颙。
曹颙不闪不避,反而迅速的冲进那人怀中,擒了他握刀的手,旋一转身将他手臂别到背后,不及那人挣扎踢踹,迅速将那扎在后颈的匕首拔出。又斜着向上挑刺。
只听“扑哧”一声,那人的喉咙处喷出一腔血来,匕首穿喉而过。
那人如同被定住一般,站在那里不动。随着“扑通”、“扑通”的倒地声,魏黑与魏白那里结束了战斗。
魏黑奔到曹颙身前,瞧了一眼那人,用刀尖一捅,那人便直挺挺的栽倒地上。已是死透了。
曹颙也如定住了一般。目睹杀人和自己动手杀人完全是两回事。他深吸了几口气,平缓了急剧跳动的心脏,勉强朝魏家兄弟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无事。
魏家兄弟见了,想起当年自己头回杀人的时候,紧张多于恐惧,过后又有些无力感。论镇定,实还不如曹颙。
魏黑从那人脖子上抽出匕首,就着尸首的衣裳擦拭干净,递还曹颙:“少当家,外边留了一个活口,咱们好好问问!”
曹颙点了点头,从容接过匕首,放回怀中。没有人知道。表面镇定的他心里已经惊涛骇浪。刚刚用那把匕首穿透敌人喉咙时。他惊恐的发现一件事,那就是从打斗开始,他的心中就充满了杀意。不知是因他们差点伤害了曹颂。还是因认出这人的身形,——竟是Cao原上暗杀乌力吉之人。或许是潜意识里,他已经将这个人当成危及自己生命的定时炸弹,毕竟这人的同伙曾千里迢迢的追踪文绣灭口,说不定也会在暗地里盯上自己。
当他们走向那魏黑所说的“活口”,还是失望了。虽然为了防止那人牙缝里藏毒丸或者咬舌自尽等手段,魏黑已经卸了那人的下巴,可没成想他不知哪里又弄了把匕首,捅了自个儿心窝。
魏家兄弟神色都凝重起来,若是寻常的打手狗腿并不可怕,但看眼下这些人身手具是不错,又没有一点贪生的念头,这是经过专人训练过的“死士”。
举着火折子,魏黑在几具尸首上翻了一遍,在两具尸首上翻两枚黄铜所制的牌子,当下递给曹颙。
曹颙忍不住牵了牵嘴角,做了御前侍卫又做十六阿哥的侍读,他对皇宫内外各大王府官邸的腰牌十分熟悉,这两块,赫然是八阿哥府上的腰牌。
魏白见曹颙嘴边带着笑,知道他是识得,忙道:“少当家,这个玩意儿可当不得真!做事谁会带着这劳什子?江湖上这种事情多了,出去办事特特带上仇家的兵器之类,到时候就算不得手,把那家伙往明处暗处一丢,祸就引到仇家身上了。”
魏黑点了点头:“此二人刚才与我交手,是这一干人中功夫最差的。显然是没有十成的把握全身而退,就带这牌子,一旦死这里了,便可陷害栽赃。”
曹颙不由同情起那位“贤王”,不知有多少层局等着他。“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句话看来是不错的,这位八阿哥倒霉也就倒霉在“贤”名过盛,不管是太子,还是其他惦记储位的皇子,怕都容不下这个兄弟了。
Cao原上乌力吉王子被杀事件,明面上是太子背了黑锅,但是暗地里的嫌疑却被引到一向与太子针锋相对的八阿哥身上,无论谁亡,那人皆坐收渔利。而这次曹家遇到火药袭击事件亦然,事情若成,引得曹家变故,说不定可以浑水摸鱼;事情若败,瞧这牌子就知道,那人也会想法子让八阿哥惹上一身腥。
方才院子里的打斗,引起附近的犬吠。
是午夜时分,附近又是平民百姓之家,就算有人察觉哪个有胆子出来查看?
曹颙与魏家兄弟问出想知道的话,就没有再理睬那两个泼皮。
那些杀手死士共来了五人,魏黑有心焚尸灭迹,但是眼下是十月末,天干物燥,若是引起火灾,怕是要殃及附近百姓。他就检查了下,在曹颙杀死那人的伤口处横七竖八的砍了几刀,觉得再也无纰漏了,向曹颙点了点头。
三人迅速的离开,没入无边夜色中。
根据魏家兄弟的查看,曹府前后大门,都有顺天府的捕快日夜值守,也有保全曹家的用意。毕竟那买凶之人一日不揪出来,曹家人的安危就得不到保障。不过曹颙并不担心会被他们发现自己外出,因为三更半夜的,他们本来就没打算从大门出入。
回到葵院,躺到床上的那刻,曹颙瞪大了眼睛,望着床幔。自己,竟真的杀人了!!!而且,是没有一丝犹豫的杀人,杀了后也没有后悔。不知不觉,竟慢慢融入这个社会。虽然上辈子只是个小人物,也不会口口声声的去维护所谓“公理正义”,但是他却从没想过自己有动手杀人的一天。心中是说不出的无力与酸涩,想要舒心自在地活在这个落后而法制不健全的世界,不是很容易的事。
屋子里沉寂的迫人,曹颙突然感觉孤寂起来。自打上次醉酒拉着紫晶胡说后,他就不让人在上房值夜了,所以空空荡荡的几间房子,只有他一人。
次日,曹颙并没有如往常那般早起。
前些天曹颙递给上书房师傅的请假条子已经批了下来,因照看受到惊吓的弟弟妹妹这个理由也算充分,又有平郡王的签名,上书房那边就给了他三天的假。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