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风流 by:闲来无事(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14:23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重生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文案
 
前生时,她系出名门,高门嫡女,针织女红无所不精,贤良淑德,温良恭顺,最终落得儿子惨死,一纸休书的下场。
 
重生后,她文采风流,世家贵女,破继母善良慈爱的面具,不羁洒脱,誓不为情所困,被世俗束缚,走出锦绣之路。
 
风流者——才华出众,不拘泥于礼教,是真名士自风流.风流者多指女子好体态,好仪表。
 
毛太祖《沁园春雪》——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本文架空,男主是在历史上有原型的,朝代混乱,经不起考据,见谅!!
 
作者旧文《画堂春(清)》
 
内容标签: 重生 天作之和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宁 ┃ 配角:萧婉,继母,兄弟姐妹。 ┃ 其它:架空,重生,风流。
 
1、第一章 重生 ...
 
荒野孤山,怪石林立,山顶上坐落着一座简陋的庙宇,不同于香火鼎盛的和尚尼姑庙,此处人影罕至,一条悠长狭小的羊肠小路通往山下,庙宇大门紧闭,庙门上的匾额书写‘忏悔庙’
 
秋风袭袭,墙壁斑驳,一女子在槐树下期期艾艾的啼哭,女子身穿洗得褪色泛白茬的青色棉布泡袍子,惨白几乎通明的手攥着一张纸,“休书?他怎么会休了我?”
 
“不顺公婆,去:无子,去:妒,去:恶疾,去。七出之条你犯下四条,一纸休书还是看在萧家的面子呢。”
 
站在哭泣女子面前是一名妍丽身着锦绣华裳做妇人打扮的女子,乌黑泛着淡淡花香的发丝盘着时下最流行的发髻,芙蓉面上涂抹名贵的脂粉,衬得她肌肤细腻光滑,嘲讽斜了低泣的女子一眼,嫌弃的走到女子近前,啧了两声,“不敢认了,大小姐,你这副模样,身患恶疾疯病,夫君现在才休你,真真是有情义的人。”
 
“你闭嘴。”女子双眸赤红,“春香,你不过是个妾,是我的陪房丫头,敢这般和我说话?“
 
“你还当你是四大世家之一的萧家大小姐?你接了休书,萧家为了名声也会将你除名的,你和你那位考场作弊的哥哥一样,早就不再是萧家嫡子嫡女。”
 
“不,母亲不会如此对我,对哥哥,你说谎。”女子挣扎着起身,面容狰狞:“你说清楚,哥哥怎么了?”
 
“考场作弊,除族谱,迷恋赌博,死于斗殴群架。”
 
“我不信,我不信,哥哥怎么会作弊?”
 
“念在你让夫主纳了我的份上,念在我曾经伺候过你一场,最后唤你一声大小姐,你因失去嫡子俊少爷而疯狂,因善妒而伤害夫主的爱宠,被送入寺庙忏悔,本也弄不到休妻的地步,但夫主和周侍郎嫡女定下婚约,周侍郎是三皇子的老师,三皇子不日便会被册立为太子,周家嫡女怎肯为平妻?”
 
“夫君不会如此无情,我···我···从未违逆过他,为何他不信我,燕姬不是我杀的,不是我。”
 
春香脸上嘲讽越浓,“大小姐啊,你可真真是天真,你就没看出来燕姬像谁?夫主真正想娶的萧家女不是你,而是诗词歌赋名扬大齐的萧家二小姐,如今的南阳侯夫人,你不过是个替代品,是夫人可怜你丧母,才让你嫁给夫主的,要不然凭你不善诗书歌赋,不善琴艺棋艺,怎般配大齐风流名士出自四大世家的司马睿?“
 
替代品?不善诗词?往日的一切疑云水落石出,他喜欢二妹妹,他喜欢二妹妹,他可知自从定下白首之盟后,她是如何的欣喜,憧憬着夫妻琴瑟和鸣,为了能般配上名士司马睿,她偷偷的读了多少的书?打了多少的棋谱,将母亲所给的私房银子全都买了书籍,只为了能得他一句称赞,可他每次都来去匆匆,哪怕最是情浓时,也神情恍惚,更不会同她谈诗论画,原来他在透过自己看二妹妹萧婉儿,她萧家大小姐萧宁,是替代品。
 
萧宁疯狂的大笑:“我是一出笑话,一出笑话。”
 
春香被萧宁的疯狂所吓到,后退几步,“果然是疯子,夫主休了你做对了,能当二小姐的替代品,你应该知足,哼,也不去照照镜子,你现在哪一点像名门贵女?”
 
萧宁停住笑,冷冷的说道:“滚,你给我滚出去。”冰冷孤傲的萧宁,似冰雕玉琢,容颜几乎透明,春香怕她疯病犯了乱打人,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一甩帕子扭着水蛇腰离开,“你就在忏悔庙里呆一辈子吧,夫主的婚礼是三日后,她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玉人。”
 
在春香走后,萧宁死寂一般眼眸逐渐染上厉色,最终狰狞疯狂,哥哥死了,他们被萧家除名,如果有娘家做依靠,司马睿不敢这般欺辱她。
 
‘娶妻当娶萧家女,嫁人要嫁司马郎。’是南齐流传很久的谚语,在萧宁是司马家宗妇时,听闻嫡亲哥哥染上赌瘾,她不信的,才华横溢的哥哥怎么会自甘堕落?
 
后来她失去子唯一的希望儿子司马俊,被诬陷杀了司马睿的宠妾燕姬,燕姬不同于别人,是北燕宗室女,仰慕司马睿的文采,虽然是妾,但南齐皇上封燕姬为淑人,当时的司马睿嫡妻萧宁不过是四品夫人,北燕宗室女自甘为妾,是南齐的荣耀,司马睿的风流名声更显着。
 
燕姬死后,萧宁百般辩解无效,北燕派使者来南齐,司马睿曾说过将她送入寺庙躲过北燕使者的责难,这一送就是三年,她没等到司马睿来接她,却等到了一纸休书,萧宁满腔的怨恨,激愤之下,萧宁想通了这几年一直困扰她的事儿,俊儿的死不是意外,是有人下的手,是冲着她来的,俊儿是司马家嫡子,碍眼啊,那一年是萧家二小姐萧婉议亲时,伤了俊儿,她病故,司马睿便可娶妹妹萧婉,可司马睿下手太重,俊儿本身不足月降生,一岁刚会叫母亲的俊儿便被一碗汤药弄没了x_ing命,北燕使者并为像司马睿所想责难萧宁,她才能在寺庙待上三年。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