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风流 by:闲来无事(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14:23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重生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第六十四章 送礼
 
萧宁看了王渊许久,阖眼道:“不知道就算了。”萧宁起身同王渊擦肩而过,“你不知道的话,我不怪你,我总会知道他是谁。”
 
王渊抓住萧宁的胳膊,“长公主故去,大皇子除名,三皇子尚未完全整合各方势力,南齐乱不得。”
 
“你知,我知,燕王同样知道南齐乱不得,他才敢派人来南齐,王渊,别让我瞧不起你。”萧宁挣开王渊,“王家玉郎,世家大族存于南齐。”
 
萧宁决绝而去,北燕攻破南齐的话,不见得会保留世家,王渊无力的阖眼,萧宁,我岂会不知?可齐王慕容泽在南齐出事,南齐承担不起燕王的报复,你当只有我知道他是齐王吗?皇上,三皇子都知道的,是无法说出口的秘密。
 
齐王慕容泽是北燕新一代战神,可燕王慕容轩统兵能力不弱于齐王慕容泽,慕容轩在年轻时曾十战十胜,为北燕上代皇帝慕容御的麾下悍将,后慕容轩转为处理政事,培养出慕容泽,才没再上疆场,这些年齐王慕容泽威名赫赫,燕王好战的名声弱了不少,但燕王慕容轩手里的燕王铁骑,号称无坚不摧,无攻不破,是天下第一铁军,只忠诚于燕王,南齐不敢轻视慕容轩。
 
即便留下齐王慕容泽,燕王会亲自出征,南齐同样保不住,王渊无法同萧宁解释,萧宁曾答应过长公主,有机会就s_h_è 杀慕容泽,王渊脚步沉重的离去,南齐???北燕???谁主天下?世家大族该靠向于谁?
 
北燕使者王守仁祭拜长公主后,入南齐朝堂,提出了燕王的要求,蓉城铜矿南齐北燕共同开采,提出修路贸易等等,南齐大臣无力反驳,南齐皇帝病重无法处理朝政,将政务全然交给三皇子石越,初涉国政,石越有些手忙脚乱,王守仁仗着北燕强势步步紧逼,因大皇子给了燕王慕容轩情报,燕王分析出南齐的底线,提得要求看似肆无忌惮,实则慕容轩有八成把握南齐会答应,没齐王慕容泽在旁边添乱,不,是牵扯建议,又不用面对萧家大小姐,王守仁恢复了使者风范,能言善辩,口若悬河,逼得南齐官员哑口无言。
 
不是王渊镇住场面的话,燕王莫容轩早就达到目的了,王渊才情再高,可年方弱冠,经验尚缺无法彻底击退王守仁,其父到是老狐狸,足以应付王守仁,可世家家主大多居于闲职位,王家家主在形势尚未明朗时,他不会因南齐得罪北燕,只对王渊说过一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南齐的实力保不住蓉城铁矿,王渊不甘心,又能如何?
 
送长公主下葬后,萧宁便回萧府读书,极少外出,可南齐的消息每一条萧宁都知道,当听说王守仁步步紧逼时,萧宁手中的书简落地,起身向外走,在门口时,萧宁却停了下来,红袖在其后道:“大小姐?”是要去朝堂上?萧宁倚着门框,“我不够资格。”
 
萧宁继承了长公主的衣钵,也曾名扬南齐,却远远不够,长公主能奠定崇高的地位,不仅是长公主出身南齐皇族,因长公主风华绝代,文采风流,最为重要的是长公主多年积累下的威望,力抗北燕,挽救南齐危局,用情困住慕容克,萧宁此时稚嫩的肩头,风华初绽远无法同站公主相比,南齐朝臣百姓会知道萧宁,但不会信服于她。
 
“挽狂澜之即倒 扶大厦于将倾。”萧宁喃喃自语,她会等到此次机会的,萧宁重新拿起书卷苦读,打实根基,才可名扬天下,不辜负师傅所托,萧宁尚在蛰伏,等待破茧成蝶,凤鸣九天的时机。
 
“大小姐,前面来人了。”
 
红袖听见书房外面的动静,看了看读书入迷的萧宁,快步走到门前,压低声音道:“何人?大小姐不是说谁都不见吗?”
 
“是北燕副使,红袖姐姐,听前面的人说了,他见不到大小姐就不走了,继夫人劝不听,二小姐都被他骂哭了,继夫人无奈才让人来找大小姐。”
 
“是那位专门专门登门见世家小姐的北燕副使?”
 
化名贾鸣的慕容泽,最近几日频频去世家做客,别得也不说,直接要见他们的女儿,南齐虽说不避讳男女相见,但也没他如此大咧咧的直接登门,可慕容泽就是有法子,让世家不得不请出小姐于他相见,这不得不说慕容泽有本事,今日终于轮到萧家了?
 
红袖重回萧宁近前,回禀说:“是贾鸣求见大小姐。”
 
萧宁紧了紧书卷,贾鸣,一听就是假的,他到底是谁?嚣张狂妄至此?萧宁对他的身份更为疑惑,以前以为是北燕宗室子弟,可现在看来兴许猜错了,北燕几位王爷,就没和他一致的,萧宁看出他不是燕王慕容轩,萧宁对救燕王记忆都模糊了,不是长公主临死前说以北燕皇族嫡出血脉都姓石,挑明她救过的就是燕王的话,萧宁会将他忘得一干二净。
 
“此处是南齐,是萧府,让他滚。”
 
因北燕咄咄逼人,萧宁无能为力的怒气都发泄在慕容泽身上,看他不顺眼,朝堂上萧宁说不上话,在萧府她还做不了主?不管贾鸣是谁,萧宁说不见就不见。
 
红袖亲自去前面传话,红袖走进荣文堂时,李氏正一脸尴尬的陪坐着,慕容泽像是主人一般,萧婉在一旁低泣,慕容泽皱眉道:“哭什么?烦死了。”
 
李氏见红袖,忙道:“宁儿呢?”
 
不耐烦的慕容泽听见萧宁的名字,眼冒期盼的光芒,向门外张望,见只有红袖,有些失望,“她不来见我?”
 
红袖屈膝道:“大小姐说了,此处是南齐,是萧府,让你???回去,她不见客。”红袖没好意思说出滚字,慕容泽道:“不见?她不见我?”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