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意小说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民国名媛(一)作者:十月微微凉

发布时间:2017-12-14 19:06 类别:重生小说 标签: 重生 民国旧影
 
  文案:
  沈悠之死了,死在她唯一爱过,临死却恨了的陆浔面前。
  再次醒来,她重回豆蔻年华。
  这一年,她还没有认识陆浔;
  这一年,她还是沈家四朵金花之一,是人人娇惯宠爱的沈家幺女;这一年,她还没有为爱私奔……
  这一次,她再也不想重蹈覆辙。
  阅读指南(又称排雷指南):
  1、架空背景,类似民国,但与历史无关,切莫代入。人物没有原形,一切都是为了剧情服务,金手指大开,介意慎入。
  2、时代关系,本文男主男配男酱油,大部分都有渣属Xing,女主的口号是,能敲打好的敲打好,敲打不好的敲打死。介意慎入。
  内容标签:民国旧影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悠之 ┃ 配角:陆浔(陆齐修)、秦希(谨希),秦言(谨言)(出场顺序) ┃ 其它:架空背景,类似民国,不要代入
 
晋江金牌编辑评价:
  沈悠之重生到了十五岁,这一世,沈家安好。她发誓不再与少帅陆浔牵扯。可是命运再次让两人相遇,经过种种事端,悠之从迷茫到清明。她更是懂得,前世她看到的并不是全部,而前世更不是束缚这一生的一道枷锁。不管爱与不爱,她都努力让自己做的更好,也尽最大的能力帮助别人,终究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也与陆浔走到了一起。谱出了一道璀璨的人生之路。
  优点:本文风格有些慢热,但是叙事细腻,娓娓道来,不管主角还是配角,人物Xing格鲜明突出,有优点有缺点,让人又爱又恨,有很深的共鸣。整体温暖的基调更是让人能够轻松一笑。乃不错的一篇甜宠暖萌之作。
  ==================
  
  第1章 死亡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妖娆Xing感的歌女站在台子上歌声婉转,一身红艳的旗袍,眉梢微挑,目光追随一身军装的男子,带着几分痴缠。
  军装男子年过四十,棱角分明,纵然没有过多表情,仍是给人不怒而威之感,察觉歌女的视线,他并无回应,视线停顿一下,随即转开。
  歌女微微垂首,露出一抹动人的笑,随即扭动腰肢,那不盈一握的腰肢随着歌声扭动,只更加魅惑。
  戎装男子撇了一眼,与身边副官言低语了几句,随即与前来恭维的男子寒暄起来。
  旁人未曾察觉,那副官悄然地出了门,不多时,就有匿名人给歌女献上了一束灿烂的玫瑰。
  那歌女得了玫瑰,歌声越发的委婉动人。
  而宴会厅的一角,看见一切的沈悠之露出一抹恬淡的笑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倒是她身边陪着的女子恨道:“这小贱人,大庭广众之下,竟是如此勾引少帅。”看沈悠之没有反应,又说道:“你倒是也不管管。若是她得了少帅的喜欢,你可如何是好?”
  沈悠之似笑非笑,“倒是要问三嫂,我以什么样的身份来管呢?”
  沈三太太一顿,随即体贴道:“小妹何至于如此过谦,你若愿意,自然可以的。谁人不知,少帅最疼小妹。”提及此事,沈三太太又低低言道:“你也莫凡事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日前我出门打牌,有那处的好的友人告知于我,说是冯家为了出头,刻意寻了你当年在北平的同学来做女先生,就为了将他家的小姐培养的像你一般,好讨少帅的欢喜呢。呵,这起子小人也不想想,正主儿都在,由的她那冒牌的来充小姐?当真是笑死人了。”
  沈悠之静静地听着,不发一言,仿佛此事与她无关。
  沈三太太见她不搭腔,又道:“这男人的心……”
  “三嫂,怎么抓男人的心还轮不到你来教我。我听说三哥又去找那个周玉秋了。有那个指点我的时间,你不如好好的管一下三哥,处理一下周玉秋的事情。”沈悠之终于看向她,认真:“三哥犯浑,我总不可能一辈子帮你。”
  沈三太太一下子就红了眼眶,她心中有些气恼沈悠之这般不客气,但是又知晓,她说的都是实话,一时间红着眼,不知如何开口了。
  见她如此,沈悠之叹了一声,道:“三嫂,是我语气重了。”
  沈三太太立时道:“没的什么,哪儿能怪你啊,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的。”
  沈悠之沉默一下,想说什么,终是没说。只道:“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不等她的回应,转身离开。
  如今已是立冬,天气寒凉,可饶是如此,在场女子,无一不旗袍,洋装。往日里沈悠之怕冷,穿的极多。不过今日倒是不然,也只一身旗袍,浅蓝镶小雏菊清新甜美,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这是他最喜欢的打扮。
  她来到阳台,北风吹过,沈悠之竟是感觉不到一丝寒冷。
  “呵。”她低低的笑了一声,心冷了的人,果然是感觉不到任何寒冷了。
  她能感觉到远处沈三太太担忧的视线,可她也知道,沈三太太是担心她失宠,担心她影响了家中兄长。可是这个时候,在她即将死亡的前一刻,她只想再任Xing一次,最后一次。
  沈悠之有些自嘲的想,她这一辈子,果然是太任Xing了。而一切的开始,也都是因为她的任Xing,任Xing的爱上那个被称为少帅的男人,任Xing的不顾家中反对偷偷私奔找他。
  当他父亲不准她进门的时候她就该有所觉悟,在他父亲眼里,他过世的那个妻子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贤良淑德,持家有道。自己不过是个没分寸的小丫头。可她不懂,那个时候她以为,自己可以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双方的长辈越是不允,她越要和他在一起。她的私奔丢尽了沈家的脸。而同时也让他的父亲更加看不起她,临终唯一的遗言便是不许娶她。他是孝子,他父亲的遗言让她断了嫁给他的可能Xing,从此没名没分的跟着他。一晃,十四年了。
  沈悠之靠在阳台上,风儿吹乱了她的发,她浑不在意。阳台的门被推开,沈悠之没有回头,她知晓来人是谁。
  陆浔搂住沈悠之的腰身,低沉问道:“怎么一个人在这,也不怕冻着。”
  陆浔,字齐修,北师总都督,人称少帅,她的……男人。
  沈悠之轻笑,这么多年的纠葛,她早已心力交瘁,不过才二十九岁,可是她的心已经老了。在他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中苍老。
  她父亲说得对,他是枭雄,是多情种,永远不会是一个好男人。
  父亲看的分明,看不分明的,是她。
  “不冷,屋里闷的慌,我吹吹风。”她轻声细语。
  陆浔审视一下悠之,道:“你三嫂说你情绪不好,我看,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沈悠之柔柔:“嫂子没有恶意的。齐修你莫要放在心上。”
  陆浔颔首:“不会。她那等庸俗妇人说的话,我自不会放在心里。对了,前些日子,财政司司长的缺空了出来,我比较属意你大哥,你与他说一下,近来好生表现,我会把位置给他。”
  沈悠之默默攥住了拳头,不过却笑靥如花,扬头欣喜:“谢谢齐修,我最喜欢你了。”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